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情感 > 情感日记 > 正文

陪你到永远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当你打开那个尘封多年的皮箱,将过期的信笺抖出来的时候,一颗小豆子从里面蹦了出来,落在地上。你拾起它,放在手心。这一颗小豆子,褪去了原有的红,是极深的褐色,原先是光润饱满的,现在也已干瘪和枯萎了,蔫塌塌的。

倘若不知它的来由,便不会知道这是一粒红豆了,来自南方的一个海滨城市

是谁送给你的?当然是记得的。看到那颗红豆子,你自然而然地就记起来了。送你红豆的人,是一位海军军官,他魁梧高大,眉毛粗而密。他的眼睛有点下凹,像俊美的英国男人。再看看那额角,那鼻头,还有那方方的下巴颏子,使人想象着本不是长出的,是用刀刻画出来的。头发黑密,四六分,往两边梳得齐整。海一样蓝的军服熨烫得平整,没有丝毫皱痕。胡子刮得青亮,从来看不到胡子茬。他给人的感到总是那么地整洁。无论是容貌还是身材,他真是像极了英国人,俊美的英国男人,考究,爱洁净。但他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男人,一个生活细腻的中国男人。只有生活细腻的人,才会感情细腻,才会赠送出这么细腻的小玩意儿。

他赠你一颗红豆,没有多的,一颗就已足够足够。他知道他给你的,不仅仅是一颗红豆子这么简单的一桩事情。他缩小了自己心脏的形状,打磨成了这颗椭圆的红豆,送给了你。它的全身通红,光滑,明亮,装在一封信笺里。那封信来自南方炎热潮湿的海滨城市。你拆开信封,在厚厚的几张信纸里,你发现了那颗豆子。于是,你只是粗略地看了一下他的信,便把那颗红豆捧在了手心,能够打动你的,并不是那封情义绵绵的书信,而是这颗红色的小豆子啊!

那一刻,你是多么地感动,泪花在眼里滚动。

突然地,那小东西在你手心跳了起来,差一点就给蹦了出去。你的心激烈地颤抖了一下,牢牢地握紧了它,握紧了那颗椭圆形的小小的红心。

此后,他从南方的海滨城市寄来许多扇贝和珍珠,清一色的坚韧和渺小。他说它们都像他的心,像他思念你的心。无数的小扇贝和珍珠,代表了他无数个不眠之夜的思念。

你把它们捂在胸口,居然发觉,那些小东西都是温热的,它们在你胸口卷起层层波浪,你听到汹涌澎湃的声音,是大海的声音,来自遥远的南方,那座海滨城市。

那时,你在中国中部的一个小县城里教书。穿着一条红色小花的绸缎连衣裙,乌黑的长发宛如瀑布垂落腰间。你是多么标致!这条连衣裙,是他在南方买的,,跋山涉水给你寄潦攀来。裙子无论是格式、质地,还是花色,都是你嗜好的。它穿在你身上,居然还那么合身,就像是量身定做的。你简直不敢信任他的眼光。你穿着那条红裙子,给你的学生讲课,批改作业。你当然是标致极了。学生们常对你说,老师,你真好看!老师们问你,这条裙子在哪里买到了,好漂亮!你什么也不说,只对他们投以微笑,你的笑貌绚烂,脸却羞成了一朵红色小花的形状。

那一年,你无疑是幸福的,沉浸在火红的幸福之中。

然而,你和他见面的时机少得可怜。过春节,他才干回来,待一星期就走。他回来的时候,都是回老家同父母亲戚在一起的时日占大多数,和你在一起是很少的。

他不会甜言蜜语,更无过多的情爱表达,虽然他来自那个充溢潦攀浪漫之情的海滨城市,尽管他的信笺里的话语写得多么委婉动听,使你对他悠久的牵肠挂肚,捧着他的书信甜甜入梦。但他此刻在你面前却显得木讷。你简直不能信任和你书信来往,倾吐心坎思念之情的那个英俊小伙,与现在站在你面前的,竟然是同一个人?他根本没有什么言语,呆头呆脑的,举动愚笨。他甚至不敢抬眼看你,拥抱也很少,更别谈亲吻了。仅一次,你记得他厚厚的嘴唇在你的唇上,轻轻地压了一下,便闪开了,是怯懦的,没有温度,不堪一击。所有的感到在你们面前丢失,你的目光充溢了疑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或许鸿雁传书,彼此牵挂和想念,才是延续彼此情感的唯一途径吧。

他走了,没有向你告别,悄无声息地走了。此后,他仍给你写信,寄来海边的扇贝和珍珠,他说它们都像他的心,像他思念你的心。无数的小扇贝和珍珠,代表了他无数个不眠之夜的思念。

你不再回信,将他寄给你的小玩意和信件整个封存在一个皮箱里,还有那颗小小的红豆。

他在最后一封寄来的信里说,请信任我,今生,我只爱你!我的爱,将会陪伴你,一直到永远!可是,我们不能够在一起,不能够的,你是知道的,你当然明白。还记得那颗红豆吗?它是我的心啊,愿望你不要扔弃它,因为它代表了我永远爱你的心。

你哭了,哭得多么伤心!从那以后,他不再寄信,不再给你寄来那些小东西了。

三十年了,你早就忘怀了他,忘怀了他所说的天长地久,忘怀了他对你的允诺,忘怀了那颗小红豆子,许多的小扇贝和小珍珠,以及他给你买的那条漂亮的裙子。但是,你却保留了那个皮箱子,在里面封存着他寄给你的所有物品和信笺。

三十年里,那曾经拥有如瀑布般黒密长发的少女,已是双鬓花白的老妇人了。三十年里,你搬了好几次家,该扔的都给扔了,唯独那个陈旧的皮箱子,家搬到哪里,你就把它带到哪里。那个皮箱子,跟随着你,仿佛成了一个生活习性,这并不是你舍不得扔的问题,而是每次搬家的时候,把它当成了一个固定的家当给搬来了这么简单。丈夫问你,这里面装的什么东西?你对他说,以前的破烂,留下来做纪念的。他不再提,更没兴趣打开看。他的事很多很多,才懒得去看。

三十年里,你从未见到过他。在认识他的熟人中,你听到了他的消息,他还在部队发展,现在是团长,他的妻子同你一样,是一位中学教师。他的家庭幸福,子女孝顺。你想象着他年老的容貌,应该比年轻的时候更为英俊潇洒,富有成熟男人的风韵和魅力,就像你曾经见到过的俊美的英国老男人,同样是爱整洁、考究,衣服烫的平整,胡子刮得青亮。你知道,他仍是个细腻的男人。但是,你不愿过多地沉浸在对他的想念之中,因为那样总是让人伤感和惆怅,不由自主地流下哀伤落寞的老泪。

今天,你打扫屋子的时候,再次看到了那只皮箱子。若是放在以前,你是不愿意打开它的,因为打开它是需要勇气和信心的,打开它,是要唤醒伤感和疼痛的记忆的。但是这会,你十分僻静地打开了它,就像打开一扇门那样简单,那么轻巧。

你僻静地翻动着箱子里的物件,书信和扇贝、珍珠们。那颗小豆子就那么一蹦,蹦在了你眼前。尘封了三十年的恋情,突然被那颗小豆子蹦出来了。

在那一瞬间,你仿佛再次看到了他跳动的心,三十年了,他跳动的方式一如既往。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