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文章 > 短篇小说 > 正文

安沫以夏,你是我苏醒不了的时光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遇见你,是我最标致的意外。

橙子一个人走在大街上,看着车来车往的喧扰,表情淡漠。

橙子也记不清了,为什么偏偏那样巧,她不过一个不经意地转头就看见苏浅双手抱着膝盖蹲在一个很阴暗的草丛里。

橙子记得没错,那天是个好气象,没有乌云来骚扰,连吹拂过来的风都那般和顺。可是就是有一个一身黑的少年不知道享受太阳的宠爱却躲进了黑暗里。有点儿……像暗夜骑士。

橙子杵在那儿不动,在一番挣扎后终于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站在那个一直把头埋进膝盖里的少年面前。

一束阳光窥进,照射在少年栗子色的头发上,也是在那一秒钟橙子认为自己是不可能不多管闲事了。

于是,橙子轻声问了一句,喂,你怎么了?

面前的少年一动不动。

橙子又上前一步,蹲下来,用食指轻轻戳了一下男生的胳膊。记忆里橙子好像对着一个人总做着这个充溢依附性的动作,那么这个人是谁呢?橙子一时头疼竟想不起有关这个人的过去。算了,橙子摇摇头不再去想。

可是他还是不动。

“你为什么躲在这里啊?”橙子又问了一句,“是活力离家出走还是没有家了呢?”

对方对此充耳不闻。橙子想难道他不会说话?还是听不见?难道连触觉也消失了?终究自己用手指戳了他一下啊。

橙子站起来最后说了一句,你不理我那我就走喽!说着橙子迈开了一小步,故意踩在枯叶上,发出很脆的声响。在看到少年一直不动后橙子彻底泄气了,便三步作两步飞快地跑掉了。

橙子不能理解自己在如此短的光阴内离开了现场后又折了回去。啊,她抓狂!

那个少年还在,维持着同样的姿势。橙子有点气喘不上来的感到,便一直不停地吸气、呼气、吸气、呼气。让橙子怎么也没料到的是那个少年突然抬起了头,目光超出光晕直直地望向了橙子。他的眼睛很迷人,像闪着星光一样的明亮。

橙子忽然想起小学作文书上的一句话:眼睛,像天空一般清澈,向海一般深沉,黎明与黑暗、光明与阴影都在这里自由嬉戏。

这句话似乎在这个少年身上得到了很好的印证。橙子的心里有了一张难以名状的感到,认为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心脏忽然没来由的像被什么扯着一般疼痛。

橙子的脸色变得惨白,但还是笑着说:“你终于肯搭理我了。”

橙子的心里莫名地欢喜,就好像是在跳舞一样。

后来,橙子便将苏浅带回了家,一个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地方。橙子一直一个人住着,一开始的时候会感觉寂寞和空虚,但是久了久了,便习性了。

一路上,跟在橙子身后的少年仍是一言不发。橙子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去牵了他的手。与其说是牵不如说是拉。橙子第一次那么勇敢地去拉了比她高出一头的男生的手,有了指尖的相互触碰。她一直没敢回头看一眼那个少年,因为她的脸竟然莫名地红了。

只是为何他的手这样凉,好像没有了温度一样。

橙子的心里忽然涌上了一股冲动,她想要,暖和这双手。

橙子煮了一碗面给苏浅,推到面无表情的苏浅面前。橙子很愿望他能吃,终究他一个人呆蹲在那里似乎好久,也没阳光给他补补能量,肯定饿肚子了。

苏浅微微抬头,目光撞上橙子充溢期待又略带忧郁的眼神,眸底好像有什么在一瞬间化开了。可是橙子错过了这一瞬间,只看见他海一般深沉不起波澜的眼底。

橙子失望了,低下头轻轻叹了口气。苏浅却忽然拿起了筷子,开始吃面,,头埋得很低,看不见表情。

橙子立即笑开了,因为她认为苏浅低头吃面的样子很呆很可爱。橙子知道是寂寞得久了,所以才会在意原来还有一个人陪在她的身边。虽然不知道面前的少年和自己待在一起的光阴究竟会有多久。

橙子曾问过自己,为什么义无返顾地,毫无提防地就将这个陌生的少年带回了家,这其实不像捡条阿猫阿狗那般简单,但是橙子不断搜索着答案,无果。

算了,橙子从来不会在一个找不到答案的问题上耗损精力,那样,太累。

你的微笑恍若花开

橙子除了是一个在校大学生外还兼职一个小饭馆的服务员,端端盘子洗洗菜什么的。每天橙子很快乐地,哼着歌地,一身混合的饭菜味回了家。

开了门,橙子就看见苏浅蜷缩在沙发上,像一只孤独的困兽。阳光从百叶窗的缝隙里洒下来,在苏浅栗子色的头发上留下了和顺的吻痕。橙子忽然认为这个少年是美好得不能再美好的人了,像是童话里的王子一样。

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生怕惊扰了睡梦中的苏浅。橙子蹲下来,用双手支着下巴,第一次静下心来仔细地看他。橙子发现苏浅有着比女生还要长还要密的睫毛,像是两把会扑闪扑闪的小扇子。嗯……皮肤白皙得不像样,有点病态美。

橙子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苏浅一句话都不肯说,难道真的是个哑巴?想到这,橙子忽地心疼,这样漂亮的少年要是不会说话多可惜啊,他的声线一定很好听,宛若音铃。

橙子鬼使神差地伸出了手,覆上少年的脸,沿着五官分明的轮廓,橙子用指尖刻画着,似是要永远记下。

但是人的记忆怎么可能拥有“永远”的保质期?岁月磨合,即使不愿遗忘,也总有一些东西是会变得含混不清的——比如,爱情。

爱情有个保鲜期,过了保鲜期,就是你依附我我依附你的关系了,只是习性了彼此的存在,就像鱼与水,我们与氧气。舍不得离开,舍不得放手,就在一起。

苏浅忽然睁开了眼睛,那双眼睛像是起了一层白茫茫的雾,很动人。橙子有些愣愣的,一时忘怀了收回自己的手。良久,橙子才反应过来慌忙站起身有些为难地笑着。

苏浅坐起来,像是第一次见到橙子的时候一样,目光直直地望向了橙子。橙子的脸好像发烧,红得通透。她转身逃进了那间小小的厨房,喊着,“你一定饿了吧,我做蛋炒饭给你吃!”

其实橙子一直是个厨艺不佳的女孩子,因为一直一个人住着,很少认认真真地吃过一顿饭,更别说做饭了。自从苏浅进入她的生活以后,她只能凭着少时学得的点点技艺马虎地搪塞苏浅的肚子。于是她买了几本食谱来学着做,但进步不佳。

橙子记得看过一本书,说是食物也能带来好心情,其中几种最佳:深海鱼,葡萄柚,大蒜,鸡蛋黄,坚果,樱桃等等。橙子不知道深海鱼是什么,难道是深海里生活的鱼?还有葡萄柚是什么?现在樱桃还没上市,橙子无法买到。现在橙子能达到条件的只有大蒜和鸡蛋黄了。至于坚果,排除。橙子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么肯定苏浅不喜爱吃坚果,大概是直觉吧。

一阵饭香弥漫,橙子端着一碗蛋炒饭和一碗汤火急火燎地奔出来放在餐桌上,然后用拇指和食指贴着耳垂降温。苏浅没介意为什么都有鸡蛋就很卖力地扒起饭来。橙子笑了,原来美少年很好养的,不会挑食,不会批判她厨艺很差。

苏浅顿了顿,用小勺子舀了一勺饭递到橙子嘴边,橙子呆了呆但还是未吃又推到了苏浅面前。苏浅又舀了一勺汤欲给橙子,橙子笑笑,你吃吧,我吃过了。

于是苏浅听话地低下头持续专心扒饭,吃完后才抬起了头,嘴角粘着饭粒。橙子伸出手下意识地替他擦拭了一下,苏浅微微一怔,随即嘴角轻扬弯成优美的弧度,一排皓齿露了出来。

苏浅笑了,竟然笑了。橙子不敢信任地看着苏浅,他真的笑了哎。仿佛,满城的花儿全都只在这一刻绽放了,纷繁扬扬地落下来。

食物也能带来好心情

月光爬上枝头的时候,橙子数了很多只绵羊也没有睡着,脑海中回放着白天苏浅的那一抹笑貌,暖和了花季暖和了橙子那颗寂寞了很久的心。

橙子和苏浅,苏浅

橙子这天醒来时已经是九点多了,急慌忙忙地洗漱完毕后橙子突然发现苏浅不见了。橙子慌了,将房子的里里外外找了个遍也没有发现苏浅的身影,甚至是他们相遇的那丛灌木,那块草坪。可是她亲爱的少年去哪了呢?

最后橙子回了家,却发现苏浅灰头土脸地站在门外,那双眼睛依旧亮如星海。橙子欣喜若狂,不管不顾地抱住了苏浅。苏浅顿时僵住了,良久才浅浅一笑,慢慢张开双臂小心翼翼地、紧紧地抱住了橙子。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