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情感 > 爱情文章 > 正文

青春说很网有张不老的脸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秋风乍起,我缩了缩脖子,裹紧外套一个人走在空旷的大街上,这时我看见不远处有一位老人家在卖冰糖葫芦我刚想跑过去买,却又停止了脚步,因为我想起了你——瑶瑶。

我家住在幸福小区,2单元3号楼,而你家恰巧住在我家楼下。真是巧我们俩又同在一个学校,,又同时被分进同一个班。我信任这是上天布置的,这是缘分。记得我们第一次认识是在上晚自习的时候,老师让我们上台进行自我介绍,当你说到你家住在幸福小区时我就开始注意到你了。放学后,我找到了你,“我也是幸福小区的,咱俩一起回家吧。”我略带羞涩。“好啊!”你一副很开心的样子。我们俩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我叫小杰。”我说。“我叫何瑶。”你低着头说到。

幸福小区离我们学校大概也就十多分钟的路程,但是我们俩却用了半个小时才回到了家。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走的这么慢,到了我家楼下,你却说你到家了,谢谢你小杰。“哪里,我也到家了。”我推卸说道。当时我们俩一脸的诧异表情,你家住二楼,我家住三楼,想不到咱俩这么有缘。

星期天早上你来找我玩,我正在专心致志地玩魔兽,“小杰,我作业做完了,你写完了没有?”你一脸热诚的样子,我却没空搭理你,只是看了你一眼,却又在持续游戏,你见我没有搭理你,跑回家去了。等我打完BOSS,我立马从书柜里拿出俩杯你最喜爱的草莓味优乐美奶茶,沏好后跑下楼去找你,进门之后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瑶瑶对不起!随后我把奶茶放到你的面前,你接过奶茶说:“好吧!这次就原谅你了,要是再有下一次,我就永远也不搭理你了。”“好啦!刚才我是在玩游戏玩的太入迷了,来干杯。”这时你我脸上同时呈现出了笑貌。

“我想出去走走。”瑶瑶热诚地看着我,那一对清晰透彻的大眼睛好像有什么话要向我传达,或许已经传达了,我却没有领悟。我说:“好,我陪你一起去。”等出了门,一阵秋风向我们袭来,我感到到有丝丝凉意,走在大街上,原先热闹的大街上只有几个下班的行人,这时你打了一个喷嚏,我赶忙把褂子披在你的身上。“谢谢你,小杰。”你含情脉脉地看着我。一句谢谢,却让我心暖和了好久,走着走着看见一个卖糖葫芦的老大爷在那吆喝着,你说你要吃糖葫芦,我走过去了买了俩跟,递给你一根,然后你和我一起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

这是高一时候的故事,现在我已经上大一了,三年了,三年没有见到你了,当年高一下学期的时候你就退学了,后来你奉告我,你要走了,说是要搬家,现在的这个家是租来的。那一天知道你要走,这时我才感到到离别是多么的悲恸,临走那天你给我打电话说是要走了,当时我听后连一件外衣也没来得及穿就跑下楼去找你,在楼下我们说了很多的话,但是你我都没有哭,怕是让对方伤心,但是我依稀看见你眼角的泪痕。

“瑶瑶我喜爱你。”我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了这句话。

“我也喜爱你。”说完你头也不回地冲进出租车里,在车里你和我招手,我也向你招手。

这时秋风乍起,而我只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袖衬衫,我一动不动地站在风中,任凭秋风刺穿我的胸膛,我已经呆滞了,全部人麻木了一般,我已感到不到寒冷,不知不觉一滴热泪从眼眶中滑落了下来,滴落在了你给我买的那一件白色长袖衬衫上。

后来这三年的光阴我们没有再联系过,我和你断了联系不代表我不想你。三年了我一直在想念着你,不知道你是否一样在想我。

就在前几天你突然联系到了我,那天我在电话里喊你瑶瑶时你哭了,哭得我肝肠寸断。你说:“三年了,我又听见那个熟识的声音,依旧还是三年前的声音,你的嗓音没有变。”听你说完,我心底不禁扪心自问,真的没有变,我对着镜子照了半天才发现我真得没有变,只是我又长高了,那件白色长袖衬衫有一点小了。你是在人人网上找到我的,我的网名依旧叫----爱你瑶瑶。我的头像一直是那张咱俩一起在我家电脑前照的那张。

瑶瑶我想对你说,青春就是用来悼念的,16岁的你我三年后变成了19岁的你我。三年的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青春有张不老的脸它叫记忆,当年那些美好的记忆永远封存在我们的脑海中,秋风永远也吹不散他们。

(原创作者:京城)

作者一世浮生,韶华纵。的写作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