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文章 > 短篇小说 > 正文

花青苑杀人事件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一轮圆月静静的悬在A市的上方,朦胧的月光在各色霓虹灯的照射下是那么的不清晰,空气中弥漫着一丝泥土的清香,还有一丝血的腥味。

警车发出的独特鸣声在这个静谧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20分钟前本市警局接到了一个报警电话,说发现有人逝世在家中,刑侦组的组长便带着他的队员们火速赶往案发地点——花青苑9号楼5单元601号。

房间里一片狼藉,地板上沾满了血迹,受害人倒在电视机前,一把匕首插在胸上,仰面平卧,已经没有了呼吸。每个抽屉都有被翻过的痕迹,不远处,茶几上摆放着被害人的手机,下面是一个摔碎的花瓶。刑侦组组长李承宗冷静的审视着这一切,初步判断这是一起入室抢劫案。

“庄竞,逝世者身份断定了吗?”他俯下身看着逝世者问站在他旁边正在采样的队员。

“是的,组长,,逝世者名叫安宇,男,28岁,莫谈公司电脑工程师,4年前搬到这里。”

“是谁报的案?”一个约十七八岁的清秀男孩站在花瓶碎片前问。

“权彻勋,”李承宗猛然抬头,“又是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早就到了,倒是警官你一直忙于案件,没发现我。”叫权彻勋的男孩浅浅一笑。

“报警的是安宇的邻居袁老伯,他说听到对面有花瓶摔碎的声音,电话又打不通,猜忌安先生出事,就找人撞开了门,结果发现安宇逝世在家中。”

此时房间里已经站满了人,除了**,还有受了惊的袁老伯和一个年轻的男人,警员们都在忙自己的事,进进出出,好不热闹。

“老伯,能给我具体讲一下事情的经过吗?”权彻勋坐下来问袁先生。

“今天晚上8点左右,我接到谢斌的电话。”袁先生已经稍稍僻静了些。

“谢斌?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他吧!”权彻勋指着正在看安宇和他女朋友照片的年轻男人说。

“就是他。”老伯说。

“他是医生,跟小宇是大学同学,小宇的女朋友雅子以前是跟谢斌在一起的,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两个人分别了,一年前,小宇跟雅子出了车祸,小宇活了下来,可,可雅子却因伤势太重抢救无效逝世了。”说着,袁先生叹了口气,“小宇,太可怜了。约8点钟的时候,谢斌来电话说他没有小宇的手机号码,让我奉告小宇明天去楼下的公园见面,我腿脚不利索,不方便走动,就给小宇打电话可没人接,我又忽然听到对面有花瓶摔碎的声音,猜忌安宇出事,就找人撞开了门,结果发现小宇逝世在家中。”

“哦。”权彻勋走到逝世者面前,弯下腰,意外发现安宇的无名指上有道淡淡的环形痕迹。他的眉头微皱,但不一会便舒开了,他的嘴角弯起好看的弧度,轻松的一笑。

“司月天、岳威,把人抬走!收工!”

“不用了。我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就是你!”权彻勋站起身,一脸正气的指着坐在沙发上的谢斌。

“我?”谢斌指着自己,近乎耻笑的哼了一声,“你应该听到法医的鉴定了吧!安宇逝世的光阴距现在不到一个小时,我是跟警察一起进到房间里来的,没来之前我在医院加班,医院的人都可以给我作证。我根本没有作案光阴!!”

“你有!”权彻勋的语气坚定,“而且很充沛!”

“5点30分,医院下班,你有在外面吃饭的大约一个小时的光阴,你趁这段光阴到安宇家跟他见面,你是医生,所以知道把匕首捅在哪里会一刀致命,或者暂时不会逝世,但会慢慢逝世去。我刚才察看了过了,匕首的位置很靠近心脏,人不会立刻逝世去,但终会因失血过多而逝世,因为花青苑最近小偷出没频繁,你便把现场安排成入室抢劫的样子,8点左右,你估计安宇已经逝世了,又猜到袁老伯会给安宇打电话,安宇的手机是震荡状态,只要一有电话就会移动,把事先摆在桌上的花瓶碰到在地,从而引起袁先生的注意。之后再一起出现,装成刚刚知道的样子,造成不在场证明。我说的对吗?谢医生!”

“你那只是猜测!证据呢?证据!”谢斌从沙发上站起来,他的脸瞬间变得煞白。

“要证据,好,我给你!逝世者生前没有挣扎痕迹,所以凶手是熟人,而且,安宇没有结婚,戴在手指上的应该是情侣戒,情侣戒一般不会太贵,一个小偷应该不会傻到花很长光阴把一个不值钱的东西带走吧!如此在乎安宇情侣戒的人,应该跟雅子关系很密切吧!还有,安宇的身子下面有用血写的X,就是谢!你也许还会不承认,但我奉告你:

一个或许叫可能,或许加或许,也叫可能,或许加或许再加或许,三个或许也叫可能,但是当好几个或许加在一起的时候,就不叫可能了,那叫——证据!指控你杀人的证据!”

“没错,人是我杀的!但安宇是罪有应得!”谢斌吼了起来,“他该逝世!!是他把雅子从我手中抢走,又把雅子害逝世!他该逝世!他是罪人!”说完了这一切,他似乎突然失去了一切气力,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庄竞趁机将手铐铐在了谢斌的手上。

“收队!”

在组长的号令声中大家离开了房间,刚才还很热闹的房间又变得空荡荡了。

作者赤袍的写作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