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文章 > 短篇小说 > 正文

流年似火丶误打误撞误终生⑥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十九章 神秘的沐漓》

沐漓下午四点多才离开医院回到烈家老宅,想起烈家夫妇已经出差,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

便只能去和烈焰打探,抬头看见了烈家的管家,“张婶,烈焰少爷在家么?”

“哦,是沐漓丫头啊,少爷现在不在家,你找少爷有什么事么?”

“哦,这样啊……”沐漓有些失落的低下了头,随即目光一亮,张婶是烈家的管家,那……应该也知道很多关于烈家的事情吧,可是,要怎么开口,终究这是人家的家事。

“张婶,我有件事情很好奇,你可以奉告我吗?”

“正好现在没有什么事,沐漓丫头你好奇什么?”张婶倒是蛮喜爱沐漓的,这个可爱阳光的小丫头很招人喜爱,再加上自己的女儿年纪与沐漓相仿,待沐漓就如待自己亲姑娘一样。

“呃……就是,我想问一下烈伯母的年纪”随即补充了一下“我看烈焰少爷今年已经是读高一,可是烈夫人看起来那么年轻,完全看不出来曾经生过孩子,所以对比好奇,烈伯母的年纪。”

张婶笑了笑,并没有多想“你这孩子,夫人好像比我小了五岁,今年应该有39了,不过看上去很年轻吧,夫人平时重视保养,饮食起居的习性有规律,平时还会去做瑜珈锻炼心性,每天修身养性,自然看上去年轻有生机了。”

烈母三十九岁,那张照片奶奶说是沐雅十九岁时所照,时至今日,二十多年……

光阴,名字,样貌,都对的上,现在她可以证明烈母一定是奶奶失散多年的养女沐雅。

那当初到底是因为什么,奶奶和沐雅才会失散多年?这其中到底发生啦什么?不管怎样她一定要让奶奶和沐雅想认,一定要……

可是要怎么做,沐漓陷入沉思!

这时一个女佣跑到张婶面前“张管家,天快黑了,这边花圃需要你指挥打理一下,不然今天不能按时下班,破坏了烈宅的规矩就不好了。”

张婶起身,看向沐漓“沐漓丫头,这边有事要忙,我先过去了”然后对女佣道“走吧,我去看看。”

“哦,张婶你去忙吧。”沐漓应了句话,持续在客厅靠着楼梯扶手发呆。

这边,运动了一天的烈焰刚刚回来,自然是赶着家里的晚饭光阴回来,沐漓又没有在家,他一个人道显得无聊多了。

刚刚计划上楼进自己的房间,便看到靠在楼梯左旁目光深远的沐漓,转身站在她背后“丫头,你在这里发什么呆?”

“呃……啊!”沐漓吓了一跳,在想事情突然后面有一个声音传出,尖叫了一声。

“你叫什么?本少爷问你在这里发什么呆,傻样吧~”烈焰假意揉了揉耳朵,像是被沐漓尖叫声震到了一样。

“哦,没什么”沐漓不走心的随口回道,现在依然没想到可行的办法,她到底应该怎么做,持续陷入了沉思。

烈焰看着再次进入神游状态的沐漓,今天是什么情况,这丫头难道说转性了?若是搁在往日,他刚刚说她:「傻样」的时候,一定免不了斗嘴一帆,今天倒是僻静了不少。

怎么感到这丫头今天神神秘秘的,然后见沐漓不搭理他,也不多问,转身上楼,运动了一天,身上的汗水未干,计划会自己房间洗澡换衣物。

可是刚刚走到楼梯一半,便被一个声音叫住了。

“烈焰!”沐漓认为自己既然想不出好办法,找个人赞助她,也许会更好。

“嗯?”

“我有件事想要和你说”

“哦,那你先和我来房间说吧”烈焰不知道沐漓要说什么,但是总不能站在客厅说吧。

“好”沐漓登上楼梯跟着烈焰的脚步,进了他的房间。

这也算是她第一次进到烈焰的房间,屋子内设计的很纯净透明,蓝白色搭配的壁纸,屋内有一个大大的书架,上面摆放的却不是书,而是各种赛车的模型,还有一些机器人模型。

房间内很是整洁,并没有一般男生的脏乱邋遢,正如烈焰的人一样时时刻刻看上去都洁净整洁,如沐春风。

《二十章 没想到你是这种女孩

“你先在床,边坐一下,我马上出来,你再和我说事情”一身的汗水,,烈焰感到极其的不舒服,拿了换洗的衣物便去了浴室。

浴室内‘哗啦啦’的水声响起,沐漓的心绪也有些许烦躁,如果和烈焰说了,事情也许会更加好办,奶奶也会兴奋,为了奶奶,她一定要和烈焰说清楚,她信任烈焰一定会赞助她的。

十分钟后,烈焰从浴室出来,身上换了一套新的运动服,不知道用的哪个牌子的沐浴露,散发的味道清爽可人,淡淡的柠檬香气,扩散到了沐漓的身边,顿时让她安了安心。

烈焰走到自己的床/边,和沐漓并排坐在了床/上“好了,现在你可以说什么事了?”

淡淡的柠檬香味随着烈焰的靠近愈发浓烈,沐漓吸了吸鼻子,看向烈焰,然后开口“烈焰,我要奉告你的事情你不要惊讶。”

“嗯!”烈焰看沐漓神经兮兮的样子,淡淡的回了一个单音。

“我认为你的妈妈有可能是我奶奶失散多年的女儿”沐漓计划先说出自己的推测然后再奉告烈焰原因。

“呵呵,你开什么玩笑”烈焰不置与否,当沐漓在乱说,这么没有根据的事情她是怎么想出来的,难道就凭她们都姓沐么。

“真的,烈伯母真的有可能是我奶奶的女儿”沐漓有些感动,急切的解释。

听完沐漓的第二次重复,烈焰的脸上蒙上了阴郁,看着沐漓的目光变的点点森冷,站起身,与沐漓拉开了距离,声音都变的冷漠,其中掺杂不可置信“沐漓,我没有想到你是这种女孩。”

“呃?”沐漓因为烈焰的转变,没搞清楚状况,对上烈焰寒冷的眸子,变的有些慌乱。

烈焰把她的慌乱尽收眼底,证明了心底的想法,声音变的更加冷情,其中流露着明显的耻笑“沐漓,我真没有想到,你说,我应该说你天真还是可笑,若是如你所言,然后呢?”

“啊?然后……”沐漓依旧呆楞着,不明白烈焰怎么突然间变的如词攀冷漠。

“无话可说么?还是当我烈焰是白痴……”烈焰现在很赌气,很恼怒,声音更加冷了几分。

“然后……然后我替你说,我母亲是你是你奶奶失散多年的女儿,那你是什么,你是我失散多年的妹妹么?还是你在意那烈家大小姐的称呼,原来你也这么恶俗,沐漓,你让我认为恶心,我奉告你我母亲只生过我一个,你是从哪里出来的,你真当我是白痴,被你耍的团团转很好玩是吧!我烈焰识人不才,真是看错你了。”

听完烈焰的话,沐漓知道烈焰误会她了,随即慌乱的想解释“烈焰,不是的,我没这么想,你不要误会我,听我解释……我……”

“你给我出去,我不要在看见你”烈焰怒吼堵住沐漓的话,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听。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