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日志 > 伤心日志 > 正文

被遗忘的疼痛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总是在夜里,被窗外的风声一次次惊醒,而后又无法入眠,转辗反侧,胃又开始一阵阵的绞痛,,痛的不敢呼吸,一年来这样的日子太多,也许只有这些疼痛才显得真真实实……

夜真的好漫长,用心跳的声音数着光阴的钟摆,所有的故事都在疼痛和钟声的间隙里,嘶哑惆怅,那些梦的日子似乎已经是一种奢侈,不敢多想恐惧深陷其中的留恋,那是些永远无法定格的画面,我只能在另一个国度画着自己的残圆,有谁看的见,那一滩孤寂的湖水里,生命浮现颓废,片片落花弥漫着穿透心脏的忧伤和绝望……

生命的过程是在自己的宿命里调配一杯酒,我调好了欲饮的酒,不管它是烈的,苦的,自己亲尝了,生命的真实由此可见,痛饮一半,酒杯碎了,双手被扎的的血迹斑斑,酒水渗透一地,所有的努力不过是闻到了一些微香的气息。而后就这样匆促的遗失了我的酒,触及灵魂的酒。

呆坐着将目光移向窗外,柔软的雪瓣轻轻遮盖窗口,置身光线暗淡的角落里,真想大口大口的喝着那杯苦酒,心亦苦何惧苦,然后昏昏沉沉倒头睡觉,等到清晨拖着疲倦的躯体,在布满酒香的空气里穿行,那些轻柔的抚摸,细腻的触感会唤醒身体里所有沉睡的意识,重生的欲念,和尖锐的疼痛……

多少次问,自己想要什么,忧伤什么,迷茫什么?朋友曾说世界上有一种人是忧伤着自己的忧伤,孤独着自己的孤独,也许我就是这样的人吧,迷茫在自己一无所知的迷茫里,守望着自己飘渺的梦境天堂,尽管那是一种恬静的虚幻,心亦如此,

空蒙中,又在等待那宿命的泥土能开出一朵小花,卸掉俗尘随之轻舞飞扬,但不知道要痛多久,等多久……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