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文章 > 生活随笔 > 正文

其实,我们都变了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岁月,静静的。时光,缓缓的。

总在盼念,时光若如初见。总在抱怨,岁月终会改变。总在叨念,谁不再是原来的模样。

在这个城市里匍匐前行的我们,在这个社会里摸爬滚打的我们,现实终让我们改变了最初的模样,无论容颜,或是习气。我们不再童真,我们不再梦幻,我们不再渴望童话。甚至于,有的人被现实带上了光鲜亮丽的面具,有的人被现实磨去坚硬的棱角,有的被迫无奈的随了现实的境况。

饱经风霜的岁月老人们说,这是成长。

年少的时候,曾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会维持最初的自己,永远不会改变,无论是于脾气、于习性,或是于感情。然而,当光阴走过后,我们的生活变了生活的环境变了,那我们还能是原来的我们吗?也许,我还是会说自己没有变。但其实我也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例如,我不再偏执的喜爱粉红色,例如我不会再在遇到问题的时候依靠父母,例如我不再喜爱又酷又帅的男孩子,例如我不再将感情看做自己最首要的事。

我时常在奉告他,我恐惧改变,恐惧随着日子过去后,他不再一如既往的待我,不再如同最初那般把我呵护在手心里,,我们会时间中变成最熟识的陌生人。就如同千千万万的恋人,从开始爱得轰轰烈烈,到后来在一起成了两个人的习性。原先渴望的相濡以沫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好,只是一种离不开的习以为常。

他说,不会。可是在这个社会里生存的我们,谁不会在现实的百般无奈中,逐渐改变。就如同在这个城市里的人们,每个人都在自己的故事里,改变着最初,包括我,也包括在看这篇文字的你。这就是现实,这就是现实的无奈。当然,那些无可奈何的改变,必定是生活在这个社会里的我们所经历和接受的叹息。

恍惚间,念起在盈科时认识的朋友,我叫她燕燕儿。燕燕儿年长我,我们的脾气差异也很大,但有一点是相仿的。我们,都是极为敏感的女子。在过去的那几个月里,燕燕儿常常会跟我讲一些大大小小的心事,那时候我就知道,这个女子跟我一样,一样的心细,也一样的敏感至极。我在离开盈科后的某天,去办公室处理点邀请函的事情。燕燕儿找我聊天,她的担心,她的畏惧,她的恐惧,深深的触动到我。燕燕儿说,“小婷,你变了。”那时候,我信誓旦旦的说,我没有改变。但如今回顾起来,我突发认为可笑。我们,每个人,在这个苍茫的世界里行走和奔腾,谁会因为社会和环境的改变,还维持着原来最初。

我们每个人,都在不断的改变,为了适应变更莫测的生活。

我在构思这篇心情的时候,在起笔这篇随笔的时候,那些天里,我跟某个人时常都会提起改变的话题,那时候每一次提起这话题,我对于改变充溢了畏惧,显得茫然无措的。但,当我回过甚想了很多,看了很多,思虑了很多后,我又回到那个对很多事都抱以无所谓心态的自己。

如果改变,终将会充斥在这个城市的每一寸空气里,而我们也终将无法回避,无法躲藏。那,就这样吧。

作者ご壊吖头灬的写作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