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伤感 > 伤感故事 > 正文

我爱你多美好,光阴它知道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楔子

2014年,开始着手写一个很长的故事,离乱的思绪却没有给我留下一点点值得挖掘的线索。很多的时候,我还是会很僻静的做着一些事情,比如喝水,失眠,逛街,然后会在某个陌生的街道很疼痛的想你,真的很疼,疼的我弯下了腰啼哭。

没有人奉告我,要有多勇敢,才干够念念不忘。

(一)

你是我植入心脏里的毒药。

苏安年,那天你给我发信息说你走了,再也不回来。我拿出留在文具盒里面的三角尺,量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地图上二十多厘米,现实中却隔着两千八百五十六千米。那个时候我已经学会了抽烟,喝酒,逛夜店。每天和那些处于寂寞中寻求劝慰的人混在一起。遇见了认识的人,他们张大了嘴巴,后又开始窃窃私语。

记得很多年前,看过的《安妮霍尔》里面有这样一句话,“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妈妈带我去看白雪公主,人人都爱上了白雪公主,而我偏偏爱上了那个巫婆。”你瞧,这句话说得多么像我。

后来,我又陆续的交了两个男友。一个是我的大学同学。有一天我醉酒后走在大街上,他开车刚好路过我旁边,在询问了很久后送我回去。从此以后,每天都会来找我。他是一个典型的南方男孩,和顺的脾气下面隐藏着深深地薄弱。对于这样的男生,我是不屑一顾的。那天他问我在干什么时,我抬开妒攀来,盯着他的眼睛,他的瞳孔里,泄漏出了一股浓厚的害怕。我轻蔑的一笑,然后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吸毒”。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

第二个男生,是在网络上认识的。那段光阴,我白天在各种论坛里乱逛,晚上泡酒吧。以至于后来去青海见到咒时,咒开始无止境的咒骂我,诅咒我的生活

这个男孩没有第一个男孩那么薄弱,也没有第一个男孩的和顺。我在咖啡馆里点燃了一支烟,然后看着他的脸,他的眼神和你很像。默然了良久后,他喝完了一杯拿铁,随后自己也点燃了一根我随手丢在桌子上的黄鹤楼1916。这个男人修长的手指,,娴熟的动作,都会给人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烟抽到一半时,他开始断断续续的讲话,但是始终维持着成熟男人的姿态,后来,由于太感动而涨红了脸。一根烟燃烧完后,又点燃了根接着说“998元,WS,你吸毒?”。

我抬开端,又摇摇头,“我只是有轻微的抑郁症”。

“吸过毒吗?就像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想戒却又戒不掉”。

我问他,是否真正的爱过,他低头无语。

苏安年,爱上你就像吸毒,日渐上瘾。到最后深入骨髓,明明那么痛却又戒不掉。

(二)

我是在和第二个男友分别后坐火车去的青海。在火车上,发了一条微博,然后倒头就睡,一路睡到了西宁,以至于错过了咒打来的六个电话。醒来时,是乘务员提醒下车光阴。晚上和咒一起吃饭时,才知道他在火车站等了三个多小时。

咒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原本说好一起去西藏的,我却因为一些事情留在了南方的小城市里。后来他一个人去了西藏,拍了好多照片寄给我。这次去青海,也是因为我们商量好了进行一场盛大的旅行。他在青海等待我的到来。

第二天,一起去了青海湖。这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青海湖。以前对于青海湖的记忆只是小学课本上的短短的几页纸而已。

去青海时,包包里除了手机,数码相机外,还装有一瓶花雕。花雕是去年在上海漂泊,朋友送的,一直没舍得喝。原本计划带来送给咒,没想到从回到酒店时,我们两个开始边聊天边喝。最后烟没了,酒也干了。关于那晚发生了什么故事,说了什么话都在酒醒后忘得一干二净。唯一记得咒问我,是不是还在等你,就这么一句话,我在他的怀中哭的一塌糊涂。我知道我一直在等你,从来都没有放弃。

离开青海后,我们去了云南丽江。传说中的丽江古镇,这是我第二次站在石板路上。这里的一切都是两年前的样子,仿佛光阴停滞了两年,还是我和你牵着手走在萧索的街头。再回头看看身边的男孩,似乎也有着无尽的感伤。

我们找到了便宜的旅馆,住了一宿后,第二天跟着大家一起去了看东巴许愿树。两年前我和你站在许愿树下。我问你许了什么希望时,你没有回答。我的希望是愿望能和相爱的人长悠久久。两年后,我许了同样的希望,然后转身问咒,咒默默的说:“WS,你认为我们的希望会成真吗?”我一时语塞。后来趁他去上厕所,偷偷的看了他的希望,“愿望我身边的这个丫头可以等到她爱的男孩,永远幸福快乐!我会永远想念你,眉眼弯弯的姑娘。”

咒一直是懂我的人,甚至比你更懂我。他知道我漫无目的的漂泊只为找一个叫安年的男人,他懂我泛滥成灾的悲伤。

回到旅馆后,应咒朋友的邀请,一起去唱歌。寂寞欢场,越是热闹的地方越感到到寂寞。在嘈杂的人群里,震耳的DJ伴同着浓浓的酒精,关于你的一切,如同电影一般开始在脑海里回旋,最后所有的情绪化作无止境的啼哭。

(三)

我原先以为我只是恐惧离别,原来重逢也会这么让人不知所措。

从丽江回去的第三天,收到了小四的短信。小四在短信里说。咒回西藏去了,临走时嘱托他的朋友照应我,并且托人送给我几册他的漫画,和一本散写作。

这些年,身边的仁攀来来去去,咒是唯一一个不管我做什么抉择,都支持我,并且鼓励我的人。对于我不顾一切的去爱你,除了咒之外,其他的好友都是反对的,有的甚至认为我疯了,或者是你对我下了蛊,让我没有办法抗拒。咒刚开始也反对,但是后来,也就不再反对了。

再一次收到你的信息,是在七月份。我去了长沙,当时你从我的朋友那里得知我在长沙,然后发信息给我。看到信息后,我不知道是悲是喜,盯着手机屏幕许久然后心开始激烈的疼痛。过了一个多小时,你的朋友打电话来,说你还是喜爱着我,还在到处打听我的故事,就像我当初不顾一切的想要找到你那样。朋友问我还会不会像开始那样去爱你。我回答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两年的光阴,我的电脑和手机里所有软件的桌面和聊天的背景都是你的照片,钱夹的侧面也放着你的照片。我曾说过,你是唯一一个让我认为心痛的人。

七月份的长沙,仍旧很热。晚上有朋友打电话出去喝咖啡。却不料在咖啡馆门口撞见了你。我们肯定是前世的冤家,然后今生互相还彼此欠下的债。你说“WS,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你还好吗?”,我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却不敢抬开妒攀来看你的脸,我恐惧我的眼泪会没有出息的砸下来,恐惧这两年对你的思念会漫无止境的流淌。

苏安年,你知道吗?我一直以为离别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重逢也会让人这般不知所措。

“WS,我找了你很久,你换了手机号码。后来才从朋友那里知道了你的新号码。你知道吗?我很想念你。”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