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心情 > 心情日志 > 正文

站台上的奔腾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十年前,弟弟考上了一所理想的院校,开学时第一次出远门,我和妈妈去省城火车站送他。

我们肩上都背了大包小包的物品,尤其是妈妈,手里还要拖着一个装满衣物的箱子,拽着一个食品袋,里面的水果面包鼓囊囊的。

在候车室等了大半个小时,渴了,妈妈递给我们一人一个苹果,自己从背包里拿出塑料水瓶,说剩下的苹果要给弟弟留着在火车上吃。

长龙般拥挤的人群一步一步向前挪动,我们也亦步亦趋地走向验票口。妈妈眼花,看不清车票上的字,只是一再吩咐弟弟千万别看错了车次,坐错了车。

好不容易把大包小包的东西都塞到卧铺下面,火车已经呜呜地鸣笛了,妈妈有点焦急了,她还想再给弟弟说一下到了地方的一些注意事项什么的。弟弟说妈你不用担心,你们回去吧,火车就要开了。

刚下来没有两分钟,火车缓缓地开动,妈妈找到了临窗而坐的弟弟。弟弟向我们挥手,妈妈跟着火车向前走。

台上停满了整装待发的列车,这时,邻近轨道上一辆列车从对面呼啸着开了过来,弟弟的列车看不见了。

我正准备往回走,忽然不见了母亲。

母亲沿着站台向着弟弟列车行进的方向奔腾着,双脚飞快地向前移动,两只手不停地挥舞,是我几乎没有见到过的速度和动作,好大一会,已经和我拉下了很长一段距离,站台上的乘务人员开始注意母亲了,其中一人从对面跑过来拦住了她。我赶上来时,母亲一脸的惊悸失措,一个劲地拉住乘务人员问道:怎么办?怎么办?是不是坐错火车了?是不是坐错了方向了?

在仔细地问清车次后,乘务人员肯定地说:不会错的,阿姨,你放心吧!母亲仍是惴惴不安,慌乱地说:千万不要坐错了啊,我的小囝囝,第一次出远门呢,还说要自己去学校,不让我们送他。双手仍然拉住乘务人员不放。站台上的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纷繁围了上来。

我慢慢松开母亲的手,象哄孩子那样对她说:他们都说没坐错,妈你就放宽心吧,弟弟已经长大了。

母亲这才松开了手,拉住乘务人员的手说了好几声对不起。

事后和她说起时,她只是呵呵地笑着,自嘲地说: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了,就是在心里认为坐错了车似的,唉,是年龄大了吧!

现今母亲远在美国,当她抱着可爱的小孙子,用生涩的英语和邻居交谈时,,不知道还会不会想起这场奔腾的画面,不过对于我来说,它就象经典的黑白影像,虽然时隔遥远,却依然定格在我暖和的记忆里。

不为别的,只为母爱。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