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心情 > 心情日志 > 正文

“漂”来的缘分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夏末的一天,忙完了手头的工作,稍事休息一下,我拿起了手机点开了微信,拾到了一个漂流瓶,这是一个俗不可耐甚至是可恨的诅咒小瓶:…如果不发,就怎样…,我只是窜改了一下序号,便回复了过去,不料,一个“你真傻”就回复了过来,我照例又将这三个字回送给瓶子的主人,就这样,他成了我的微信好友,看了他的名字:思*慕雪伴*天涯,我便知道他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彼此开始了简短的聊天之后,我知道了他在浙江的一个城市,长我三岁,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妻子在外打工,他自己开家具商店,一个很完美的家庭,儿女双全,天伦尽美…我称他为兄,一天,我笑着问他,怎么起了这么长的名字,八个字哎,他很爽快的坦白:这是因为一个好友而起的,小名**大名**,均涵盖在他自己的名字中,我笑而不语,因为我已感觉他与她的情深意浓。就这样,之后的每一天,他都在微信里找我聊天,原本是不善于聊天的我出于礼貌也就随意聊了几次之后,他便向我讲起了他与雪儿之间的这“漂”来的缘分

2012年12月24日--平安夜,雪儿扔了一个无声漂流瓶,被他拾到了,然后就彼此成为了好友,最初也只是随意的聊天,从生活到工作,她并没有奉告他,自己是单身,到了后来,聊得对比投缘之后,她终于哭诉着吐露了自己的苦闷经历:她在辽宁的一个城市,前夫背叛了她,已经离异4年多了,还带着一个女儿,每个月900多元的收入,除了日用生活之外还要累赘女儿的大学费用,艰难极了,所有的一切都要自己来抗,缺少了可以依靠的臂膀,没有任何人替她分担一下,真的要坚持不住了…兄对我讲,他们每天都聊4个多小时,不知道从哪来的那么多话,陪雪儿流着泪,由同情到怜惜,由怜惜到牵挂直至动了真情,但是现实不允许他能对她赞助什么,或者说给予什么,只可以有来自于他心内的牵挂与惦念,但是不久前雪儿突然与他失去了任何联系,删了微信和QQ,手机也换了号码,因为雪儿在元宵节那天做了子宫切除术,身边实在是无人照应,是弟弟在照应她,后来兄劝雪儿找个老伴吧,没有人照应的日子好孤单也好可怜,后来不晓得雪儿怎样结识的一个男朋友,他们相处了,雪儿如实告知了男友自己与他之间的这段情缘,男友醋意大发,强行断了雪与他的联系,弄得两人不亦说乎,兄怎么都联系不到雪儿了,不知道她还是不是过得好?男友对她怎样?是不是又要受气了?等等,从他的话语中我已感觉牵挂是如此折磨人心,惦念是如此纠结肺腑…

这份“漂”来的缘分是否可以再续还是就此成为追忆呢?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