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情感 > 情感日记 > 正文

游客、浅尝辄止的吻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岁月悠悠随风散,烟花开时总寂寞;当初曾折心形纸,端挂窗棂犹未落。

我在回忆,我在悼念,那些有你的日子。可是,一如眼前的,那些没有月华、没有繁星的夜晚,就算用煽情的歌词湮沉几分夜色,也终耐不住痴痴惘惘的困顿流年。

黑夜,如有一只遮天大手,挡住了世间所有承接的光辉。看不见妖娆青山,摸不着经年旧梦,只有清清冷冷的夜凉如水。那一片黑、已黯尽了世间的沧桑。

隔了多少时日,我又梦见你清清瘦瘦的身影,还是熟识到骨子里的容颜。只是,梦中的你,仿佛就在眼前,却又感到距离前所未有的遥远,我伸手而不可及,伤心欲绝。而你的脸上,已或多或少添了些如水的清淡。梦到此处,便自醒来。

四月烟雨,着你小桥流水般的和顺,风过柳梢,扬起那一地碎碎的枝条 。你轻歌曼舞而来,不沾风尘,不惹尘嚣,只染莲花淡淡的清香。那一抿而笑的风情,激荡了谁执笔空山寂雨的心?

犹记得,那日我起歌顷刻,你却半带忧伤,正襟安坐,清雅如莲。轻抬素袖斜过衣角拂开身旁的乱絮,于柳条枝里藏眉,便再不肯回看一眼。我心酸,,独自怎奈得过浮世浊世的疲惫?

转眼年岁,又是四月将末。我眼中一如既往的景色,只是一切都少了些生动,而那些少掉的生动,是不是会在下一个烟雨时节里重逢?

一夜冷雨葬百花,千山随风入名画。临墨数及树上鸦,结曲照影绕天涯。

如果说,爱不过是一场枉然入梦,醒后辗转红尘,只能各安天命,那么,扬花去时,落一地的烂漫青花,是谁滴下的相思?

我如此执着于春天夸张的嫣紫姹红,不过是喜爱那一份风轻、云淡的安宁。躺于花间,一念便是一天,想想那些逝去流年中自己难得的情绪。惘然和迷茫,化作清浅一哂。何必纠结于那些事呢?曾经写过的字填过的词,最终还是会于四月的风中消散。你便在这缱绻的年华里于我心间系上一个永生难解的结,我曾以为除了你,万千世人,无人可解。

赴一场山水、我喜爱自己对于发现新世界而表达出来的亢奋,完全忘怀了夜色来临的心疼,于微潮的夜风中,吹凉无处所依的寂寞。我的世界,原先就不期望任何人懂。

谁泪落尘嚣?谁研墨轻描?写一曲山高水远,难觅你倾城一笑……

我在某个暗无天光的角落想着一个人,想着那很久没有踏足的、曾经一起走过的石板路。我不知道是世界的喧哗湮没了我的心情,还是石板路旁的海棠花谢忘掉了彼此的音讯?可谁又说,谁说那些繁花落尽,尽头是安宁?

原来,你我只是做了彼此的游客,我们的缘分,止步于一个浅尝辄止的吻。而那一场烟雨倾城,或许只为现在的悼念略添一点气氛?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