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心情 > 心情日志 > 正文

最美记忆——途歌奏然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昏暗的灯光下,在书柜上翻找着大三的语文专修的辅导书,似是无意间看到那包着牛皮纸的本子,手指轻触,却恍惚中拨动了心中最深处的心弦。

如今大三的我依稀间记得,那是三年前的事了吧,那些零零散碎的记忆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从书架上拿下本子,轻拭去上面的灰尘,里面记得什么,我已记不清了……

知道那是最真挚的情感,翻开了本子的最后一页,在全本中,只有那一行字,不是我的笔迹,旁边还有着一张素描,画着一个清秀的男孩,我知道,那是我。

铅笔的含混……已掩盖了那份青涩。

唔……好痛,不小心咬破了嘴唇,鲜红的血液从嘴边流出,滴落在那最后一页,那一行小字突然变得如此醒目,途歌奏然。

我们总以为,光阴会带走一切,以至于我们太傻……

李幕是个很文静的男生,浑身的书赌气,谁又能知道他背后的活泼,看到的只不过是趴在书桌上发呆的样子,静静的看着左近的喧嚣,那又离他好远。

他喜爱恬静,以至于厌恶着那些男生的鸡飞狗跳,那眼底最深邃的静谧。

手指在桌面上敲击着旋律,刘海不时被电风扇的微风拂动……

生活在一个离异的家庭,因为父母的不和,在高三那年,他的父母毅然决然的选择潦攀离婚,,这对他而言,或许早已是意料之中,从他年少的时候,父母就不停的争吵,年少不懂事的他总以为,光阴会带走一切,但直到父母各奔东西,拿着离婚证摔门而去的时候,那声音很刺耳,让他不得不流下泪,掩盖心痛。

光阴会带走一切,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李幕从小就爱弹琴,他谈的不是钢琴,是古琴,每当父母吵架的时候,那柔和的管弦声总会在他房间中沉默响起,就如同镇魂曲,掩盖了空气中那份悲鸣,每每听到弦声,客厅外的声音便戛然而止,静静听着弦声在房间中回荡,那少年情愫,含着无奈……

他本以为只要有了琴,就可以弹去一切的不快,可他错了,当听到父母离婚的那天,他逃课了,从学校一路飞奔到家,天空下着小雨,含混了他的泪,他看不清前方的路,只知道,终点好远,好远……

当他到家的时候,父母正在收拾衣物,父母是打电话奉告他的,看到他的父母显得很惊讶,他却将他们拉到了客厅,又抱起了那个古琴,在客厅中弹起,琴声回荡,僻静了他的心,而琴音间传来的却是他的绝望,那条无尽的路,在他面前淡化,看到的是人影,看不清的是未来……

人起音落,他停下了手,琴弦还在颤动,像他的心,无助,他突然间看到桌上的离婚证,抱起自己的琴奋力的砸向桌面,那是他这辈子最不愿意看到的东西,最不愿看到的结果,一瞬间,琴断了,心弦也断了,不再颤抖,只是无助,无力,他摔门而去,却没再流泪,他知道他的泪已随琴声而去……那是他最后一次给父母弹琴,也是第一次给父母弹起那个曲,阳关三叠……

从那以后他开始住校,只有周六才会回到那纷乱的家,父母每个月都会给他一些生活费,他变得更加默然,不愿在去理那些是是非非,只是静静的读着书,写自己的文章

直到现在,我想起这些,心中也包孕着无助,如今他们都早已成家,我也开始打工,不再要他们的一分钱,对他们而言,我只是他们的记忆,那份想丢掉的回忆。不想再去回顾那些,我翻开了本子的第一页,试着踏入另一段记忆……

不知道何时,李幕喜爱了小说,常常一个人站在教室的角落,用钢笔滴滴嗒嗒的写着,他写的多是悲剧,因为对他而言,那是情感最好的发泄。偶然的一次表演,却让他遇见了她,那是高三的第二个月,学校为了给后面的紧张学习鼓鼓劲,特地布置了一次表演,当老师在想古琴演奏的时候,她想到潦攀李幕,自然李幕也登上了那个舞台。在表演那天,李幕背着琴,走上了舞台,从另一边走上舞台的还有另一个女孩,穿着校服,乌黑的长发散在肩头,他认为这女孩在哪见过,却想不起来,他的表演并不是单单的古琴演奏,而是古琴独唱,自然而然,就要有唱歌的人选,因为光阴的紧迫,他们从未排练过,只好临场发挥,当琴声响起的那一刻,歌声也从舞台上传出,他弹的还是那曲阳关三叠,恍然间又陷入了回忆,那摔门而去的背影,自己决然的将琴砸向离婚证,太深刻,太痛,而一声女音却将他惊醒,他看着女孩,女孩也看着他,眼底的是真切,原本悲伤的曲调,在女孩口中却充溢了不屈,充溢了坚强,女孩也听出了他琴声的苍凉,如此凄切的琴声她是第一次听见,她知道,一个人除非经历过什么,才会弹出这样的声音,她刻意把歌曲唱的欢快一些,传达着对他的鼓励,他也听出她是在鼓励他,两个人在声音之中,用特殊的方式对话。

不知多久,声音慢慢的低了下来,最后完全消失,他们俩对着台下鞠了一躬,然后从两个方向走下舞台,那是他们人生的第一次交界。

当他准备走出大礼堂的时候,在老师的办公室他听到了一声指责“你怎么能唱出那样的情感,你要知道,阳关三叠是很悲伤的曲调,你那样唱只能毁了那个名曲。”从门缝中,他看到一名老师,在训斥着一个女生,他知道,是她,敲门声突兀的响起,老师顿了顿,换了种语气,“请进。”李幕走了进去看到了那女生,转而又对上老师“老师您好,刚刚她说演完之后让我来这找她,她说她想和我讨论一些音乐相关的事,请问老师,她可以走了么?”老师愣了,点了点头,然后就那么看着女孩和男孩走出了教师办公室,出门之后他们没有在说话,只是并排走着,在走出安静的长廊之后男孩微微一笑,在岔路与女孩分开。

那是李幕两个月来第一次笑,以至于他认为生涩,认为陌生,他总感到那女孩在哪见过,在哪呢?

那次的演出对我来说,是一个开始,是我们友谊的开始,是我的生活的全新开始,我头一次明白,原来悲歌也能唱的如此柔和,头一次了解,在坚强面前,那些都如此脆弱,微贱的像蝼蚁,不去想从前,翻到本子的第二页,又陷入记忆……

李幕回到了寝室,他抉择忘怀那些,人生的过客有太多,或许是他记错了,又或许,在某处人山人海的浪潮中,他们不期而遇,只是擦肩而过,没有记住彼此,在生命中有太多的人,以至于我们记不清,看不懂。

回到了寝室,开始复习自己的功课,拿出一本包着牛皮纸的本子,把这些都淡淡的记在了上面,从现在起他要跨出自己的新的一步……

阳光总是如此的绚烂,夏天的六点,太阳已挂在高空,李幕穿上了校服,因为住校的学生很少,所以这间寝室是他一个人住,恬静,祥和,不会被人打扰。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