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心情 > 心情日志 > 正文

如果不能相爱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 《见与不见》

一个朋友笑着说:“每天都这么忙,哪有闲工夫诗情画意?”我没有和他们深聊这个话题,若要追溯到源头,一定能找出一个人诗情画意的理由。 我喜爱独处,喜爱导语,喜爱感受大自然。也喜爱打赤脚,在海滩、草地、原野、山头,我会象孩子一样把鞋子脱下,来回奔腾,那真的是一种由心的快乐。这缘于童年生长在故乡,屋前是田野,屋后是竹林,远处是山峦,近处有一条河流。日出日落,看着四季植物的变更,风起云涌,印象十分深刻。我的爷爷是农民中的"秀才",听姐姐说,爷爷也能哼出自编的山歌,村里如果谁家要写家书或帖子都来请爷爷帮忙。爷爷在爸爸十多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因此我们都没有见过他。而祖辈血液里流淌着天然的朴素、勤劳、勇敢也遗传到我们这一辈人的身上,骨子里有一种叫做奔放,洒脱或者狂野不羁的东西,与向往自由的心态共存,爱妄想,完美主义,或者喜欢文学也是来源于他老人家。

乡村有许多事物值得人悼念。记得小时侯听过奶奶说牛郎织女的故事,,心里也妄想着自己就是那个织女,标致善良,而且有着织锦的本领。村里传说每年的七夕大家要捕捉一袋的萤火虫,这样长大以后就会幸福快乐。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屁孩在房屋前面的南瓜地里,争先恐后的捕捉萤火虫,萤火虫飞累了就会停留在南瓜的花或叶上。通常我们都会将捕捉来的萤火虫放入玻璃瓶里,比谁抓的虫子多,就说谁长大能嫁给好人家。硕大的南瓜叶上密密麻麻的白色硬毛常常会刺到我们娇嫩的皮肤上,但是看到瓶子里的荧光,我们很有成就感,就把疼痛忘的一干二净。

那晚月色甚好,一只萤火虫从稻田里飞到我们的上方,我忽然惊觉自己已经丧失了多年快乐的纯粹就在这只闪着光的小虫身上,小虫飞过屋檐,停歇在某处,我心微微。或许在成人的世界里再寻不回纯粹了,但那时那刻,我的确很开心,忽然妄想着此时他能起身牵着我奔腾起来,就象马儿驰骋在自由的土地上,十指相扣,心意相通;或者如萤火虫那样,在田野中提着灯笼化身为漫天的星星…… 这只是一个美梦,其实无论是谁,能与相爱的人朝夕相对亦应该满足了,何况能奢侈地听他放声歌唱,看着他和家人和朋友快乐的笑着,又何必在乎太多?

前行的道路方向与目的已经往另一条轨迹行进,无法剔除他的一切,就象是生命中早已布下的一次场景,我依旧坚强的向前走的,无论是阳光明媚还是道路泥泞,虽然注定要孤独,但追求幸福和完美的念想决不消褪。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