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情感 > 情感日记 > 正文

那一场桃花盛宴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当城南的桃花盛开的时候,我正在和她相距一箭之遥的饭店吃饭。其时春意已浓,绿柳婆娑,而我却终日浑浑噩噩不知所终。我知道我的忧郁,但我不知道那份寥落的由来。饭店是城南新开张的一家有名的饭店,它出名是因为它地处市郊,占地颇广,,饭菜全是农家风味,并且,饭店的后院养了一群鸡鸭,还有几只孔雀,大大吸引来饭店就餐的孩子。旁边又是一大片竹林,风吹声动,波涛汹涌。所以刚开张就每天门庭若市,得尽繁华。

那天我被一群朋友拉来,喝竹叶青酒,吃风味菜,赏孔雀开屏。我被裹挟在一群闹哄哄的人群当中,耳旁不时有惊呼声赞叹声嬉闹声狗吠声传来,突然认为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心情由那份缭乱中抑郁下来,悄然抽身退出。

信步走到门外,却看到马路对面几树盛开的花树,红红白白颇为绚烂。待穿过来来往往呼啸而过的车辆,来到近前,才看到那是桃花。一树树桃花正开得烂漫,粉白似雪,娇艳胜梅,横枝优雅又显庄重,斜枝豪爽却带着温婉。粉红色的桃花一朵紧挨一朵,挤满了全部枝丫,粉白娇嫩,仿佛吹口气就能化成水。那盛开的桃花像是一片片胭脂,染红了桃树,也染红了天空。凑近了闻,一股清新淡雅的香甜直入心脾。站在花树下闻着空气中淡淡的花香,心底的抑郁却被纠缠的更加深浓。

其时正细雨蒙蒙,气象微寒,一阵风吹过,有花瓣飘然落下。一对南归的燕子鸣叫着从身旁斜掠而过。彼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已不再是诗句中的遥远,而是切实的当下了。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牡丹亭》那美妙的伤春的词句还在世间一遍遍的唱,可是人间错过的伤怀故事还在一场场的上演。此时才想到黛玉的葬花不仅仅是伤花惜花,而是伤春难留,惜春易逝,所以把花瓣掩埋,愿望留住春天,留住她想要的生活

此时我知道了我心底的落寞。我是一个不善于表达的人,热切或者寂寥只在心底汹涌澎湃却止于唇齿。

我听说桃花的花期很短,仅仅四五天,但就是这四五天,她已经在竭力释放自己的青春,把标致留在春天。你能说桃花落了,春天就消失了吗?独自空叹“桃花落,闲池阁”的陆游只怕是这样想的,因为失去了心心相印的唐婉,他生命的春天也随着桃花一起凋零了。那个超出千山万水去赴桃花之约,却只能怅惘地感叹“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唐朝诗人只怕也是这样想的,时光转瞬,岁月匆促,尽管桃花依旧,毕竟人面难逢。春去了,会再来,错过的缘分,如何才干再续盟约?

桃花只静静地绽放着属于自己的春天,静静地看着唐朝的诗人怅惘地吟咏,徒然地转身,转身之后却是今朝。那份久远的期待,在历经了唐朝的风雨宋时的明月后仍不褪色,飞奔向今天投入我的怀抱,使我措手不及抱个满怀。在今天这个微雨的春日,这个花开烂漫的树下,在我寥寥不知所为的抑郁里,揭开所有的秘密。

桃花依旧,人面可相逢?是谁喃喃的问声穿过千山万水从唐朝来到今朝?而桃花只是静静地看着,在春风中微笑着,从古到今。空中传来一句低低的回答:瞬间即是永久啊,只要曾经拥有,何必问是唐朝还是今朝?

对面饭店大分贝的音乐声传来,可我心底只升起那一句:“春天花蕊啊,为春开了尽。”

春去了会再来,但永远不是这一春,花谢了会再开,但永远不是这一朵。易逝的岂仅仅是春光呢?青春亦在忽略瞬间随着风雨,伴着桃花,凋落了。不变的只是千百年的桃花,她只管微笑着,看世间悲欢离合,看花前容颜衰退,看时光瞬息万年。

和喧闹繁华的饭店相比,这几树桃花该是寂寞的,他们静静开放或者凋落,看着马路上呼啸穿梭的车辆和行人,看着对面饭店的喧哗,只静静地绽放自己的花期,只为了这一生圣洁的标致。幽静和繁华,喧嚣和落寞,真实和虚无,原来仅仅一墙之隔,仅仅只在一个转身之间。

站在花树下,突然甘愿自己也变成一棵花树,不管世俗纷争,不管有没有人欣赏,只要把自己生命中最好的时光努力的绽放,极尽短暂的一生,开尽一春的繁华。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