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情感 > 爱情文章 > 正文

光阴与距离,无法屏蔽一颗爱你的真心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真正的爱情需要等待,谁都可以说爱你,但不是人人都能等你。——安东尼

-1-

年近三十的钟义虽事业有成,却一直选择单身,有很多漂亮女孩都是他的追求者,可他却视若无睹、毫不上心。

有朋友调侃钟义:“你是不是弯的?”

钟义听后,故弄玄虚的回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2-

上高中的时候,钟义也曾谈过一个女朋友,名叫依欣。依欣长得很美丽,属于那种越看越招人喜爱的女孩

钟义曾经是那么的爱着依欣,俩人在一起时,相处地更是无比得融洽,很是开心。

钟义至今还清晰地记得俩人去过的每一个地方,记得在一起时说过的每一句话,包括自己向依欣所发过的誓言:依欣,我对苍天起誓,我要用我的一生来呵护你、爱着你,永远不离不弃。

美好的时光总是让人感到太匆促,幸福的画面总是在不经意间就被翻篇。

某一天,依欣愁眉苦脸的找到了钟义,对钟义讲:“义哥,我要转学了。”

“啊?为什么?”怔了能有三秒多的钟义才算缓过神来,他一把抓住依欣的双肩,急迫地问道。

“我爸爸要调到外地工作。”

“远吗?什么时候?我俩要分开了吗?我还能不能再见到你呀?”

看着语无伦次、心神慌乱的钟义,依欣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依欣走的那天,天晴气爽万里无云,可钟义的心却跌到了谷底。

望着心爱的女孩即将离自己远去,钟义有太多的话想要对依欣说,可又不知从何说起?

当着同学们的面,钟义强忍着泪水,目送着一步三回头的依欣,就那样姗姗离去。

-3-

一个人的日子里,钟义思念成疾,原先意气风发的他变得越来越郁郁寡欢,不爱合群。

刚开始时,钟义和依欣每个星期都会通一封书信,互诉相思之苦和离别之痛。

可随着时光的星转斗移,书信来往的越来越少,有时钟义去了数封信后,依欣才干回复一封,钟义的心坎曾感觉越来越不安,甚至预料觉自己将要失去依欣。

一年后,不出钟义所料,一封分别的书信送到了他的面前。

信中依欣写道:义哥,你是个好人,也是我今生爱上的第一男人,我们在一起时,你给了我太多的欢畅,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怀。我对不起你,在离开的这段光阴里,我又爱上了别人,愿望能够得到你的谅解,最后祝你早日找到一位真心喜爱的人。

起初钟义不信任这是真得,他清楚依欣是怎样的一个人。他不逝世心,他依旧给依欣写信,可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收到过依欣的回复,仿佛依欣就那么无声无息的在他的生命中消失了。

后来,钟义也曾几度打探过依欣的消息,听说她高中毕业后,一个人去了日本,再也没有回来。

其实依欣对钟义的爱并未改变,她自始至终都是爱着钟义的,她说她爱上了别人,只是为了蒙蔽钟义,为了让钟义逝世心,忘怀自己。

当年随父母迁居到他乡的依欣,万万没有想到,刚安定下来没一年,可怕的家庭变故便降临到了她的头上。

起先是父母离异,接着父亲又因贪腐被查,下了大狱,接连的不幸让年龄轻轻、不谒世事的依欣倍受打击。

她恐惧钟义知道这些事情后,会瞧不起自己,会远离她,因此她主动提出分别,她愿望留在钟义心中的那份美好不会改变,她更愿望钟义不必像自己一样,受尽别人的鄙视和怜悯。

去到日本后的依欣,选择一边求学一边打工,虽然感到挺辛勤,但活得很充实,可以让自己暂时忘却心中的不快和对钟义的相思。

六年的羁旅生活一晃而逝,本以为光阴可以冲淡一切,可历经多年以后,依欣发现自己对钟义的那份眷恋,并未随着光阴的浅移默化而消逝,反而变得越加的浓烈。

依欣真得很渴望能再次见到钟义,她想看看钟义如今变成啥样?有没有结婚生子?还是不是自己当初喜爱的样子?

-4-

回到国内的依欣并没有急着去找钟义,而是先联络到其他的高中同学,问明了钟义的现状。

在得知钟义一直单着时,依欣的眼睛湿润了,,她把持不住自己的情绪,当着同学的面落下了滚烫的热泪。

钟义与依欣的再次相见,是在依欣刻意布置的同学聚会上,当钟义历经漫长的八年再次见到依欣时,他呆住了,就那样傻傻地杵在那儿,恍如隔世。

“好久不见。”依欣率先打破了僵局。

“好久不见,你还好吗?”钟义的双眼瞬间含混了视线,他感觉自己的心坎猛地涌上一股久别的亲切。

“还行,你呢?”依欣强作镇定,看着钟义那张比八年前成熟了太多的脸膛,喃喃地回道。

“不好。”钟义没有刻意隐瞒,如实相告。

当依欣听到钟义的回答,看到钟义那双忧怨的眼神后,她再也无法掩饰自己的真实情感,一下子扑进了钟义的怀里。

一阵热烈的掌声,自钟义和依欣的耳畔响起,经久不息。

版权作品,未经《说很》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说很微信号(谷普下载):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