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散文 > 散文随笔 > 正文

十点半以后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白天工作,晚饭后学习,,十点半准时洗漱,开始我的夜生活——看书。我喜爱夜晚的恬静,这也是选择住在植物园左近的原因,远离都市的喧嚣,留点空间给自己。

卧室连着阳台,米黄麻布窗帘后是大大的落地窗,视野开阔,可以看到市中心地标建筑物苏宁广场闪烁的灯光。阳台的花架旁摆着一套藤椅休闲桌,当时和冲哥跑了全部家具市场选的,只是很少有闲暇坐下来。最爱的马克杯摆放在酒柜格栅里,里面放了一朵从花鸟市场买来的仿真紫色忘忧草,以至后来想冲个奶茶都记不得有这个杯子。生活总是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初衷却顺理成章成为了习性。

床头的方桌上摆着几本读物,但我好像从来不碰,我习性从阁楼的书架上选书,很随意的那种挑选,捧到床上翻看,困了就随手一丢。等床头的书已经多的阴碍了休息,我便抱起一摞送回书房,等下次想看的时候再去选。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种习性,也没有想过合不合理,只是习性后就再没改变过。

所以,今天读到蒋方舟关于“很多人会把导语当成体面的消遣,但对我来说,导语要严肃很多”时,我瞬间呆住了。首先我不去分析体面的问题,因为挽着丸子头,穿着睡衣的自己实在没什么体面可言,但“消遣”这个词语真的给了我当头一棒(虽然这样形容有点夸张)。

过去读书是为了做功课,迎接各类考试,现在学习是为了专业考级,可以说都是有明确目标的,唯独导语我从没考虑过为了什么或想要得到什么。喜爱的句子我会一读再读,也会认真手抄,不喜爱的或者看不明白的书便被遗落在书架一角,我知道很多深刻的道理是需要细读精读才干领悟的,可我好像缺少了那份“严肃”的态度。我会觉得,总有一天我会再次翻开那本书,让以后的那个自己再去拜读它吧,前提是那时的自己如果喜爱的话。

关于“导语”,今晚和一位朋友探讨过,我接受她的理解,也放下了自己的疑虑,导语的方式,导语的范围,导语的意义本就因人而异,就像她说的,如果导语是有收获的,就是有意义的。

今晚的十点半,我没有翻开手里的书,却认真把它捧在手里,愿望书赋予我的不仅仅是文字勾勒出的生动,而是鲜活的灵性一路走下去的标致。

版权作品,未经《说很》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说很微信号(谷普下载):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