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伤感 > 伤感故事 > 正文

那年相遇谁入了谁的城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1、

阳春三月,花白如雪。

梨花开满的树下,一袭白衣的女子坐在石桌前,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捧一杯香茗,眼神似在看梨树又好似在透过梨树看别的地方。

贴身婢女青梅脚步轻轻的走过来,生怕打扰了她。“娘娘,皇上来了。”

女子闻言,放下手里的杯子,红润饱满的嘴唇勾出一抹淡淡的嘲讽。“知道了,下去吧。”

“是,奴婢告退。”青梅行礼退出这个小院。

皇上闻人白刚踏入这满院飘香的小院就看到了树下悠然而坐的白衣女子。

女子嘴角讥诮的笑越来越大,“皇上今日怎么过来了?”

女子依旧做着自己的事,不起身,不行礼,不回头。

闻人白听闻,不怒,不喜,表情依旧。“皇后,朕不是说过吗?你是皇后,你是六宫之首,你看看你,哪点像皇后了?”

女子握着茶杯的手紧了紧,随后放开,淡然一笑,“这个皇后之位是怎么回事你比我清楚,我累了,皇上请便。”说完站起来,回了屋子。

当今皇后不住宫殿,没有那么多随从,有的只是一个小小的梨苑,一个贴身婢女青梅。

说来也真是可笑呢。

2、

是了,她当年只是一个小小的商女,于他有救命之恩,他许她十里红妆,许她皇后之位。

她满心欢喜,以为自己找到良人,却不料自己进入了一个牢笼。

他们相恋五年,他接她入宫,十里红妆,八抬大轿以皇后之礼迎娶她为正妻,封号,佳仪,赐,凤栖宫。

大婚当天,是她独守空房,她劝自己,他一定是公务繁忙走不开。

日复一日,他始终没来看她。

一日,她闲来无事,在花园走走,无意间听到有两个宫女在小声议论什么,她慢慢走进。

“唉,皇后娘娘真可怜。皇上的一颗心全都在丽妃身上,可怜皇后娘娘什么都不知道。”

“是呀,我听丽妃娘娘身边的翠玉说,皇上这几天一直都在丽人殿歇息,我听说丽妃娘娘和皇上可是真心相爱的,只是丽妃娘娘是罪臣之女,不然皇上早就立丽妃娘娘为后了。”

“可是,皇上为什么要立一个小小商贾为后呢?”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听说这是丽妃娘娘的主见,让皇上立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皇后,这样既没有威胁,又能堵住满朝文武的嘴。”

“唉,行了,不说了,我们走吧。”

一旁树后的她听完,后退几步,脸色苍白如纸,潸然泪下。她看着自己这身皇后宫装,嘲讽的笑了。

她去御书房求见他,他不见。

她不知道求见他多少次,也不记得他回绝了多少次,大概是心逝世了吧,她不在去御书房找他了,她开始闭门不出,每天坐在寝室门口,晒晒太阳,喝喝茶,遣散了身边的随从,只留下一个青梅。

2、

他最终还是来了,她开口说:“皇上,我都知道了,你娶我是为潦攀丽妃,所以……给我一纸休书罢。”

他微愣,随后了然一笑,“你还是别做梦了。”

“呵呵。”她冷笑一声,摘掉凤冠,褪下凤袍狠狠摔在地上,凤冠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她目光直视他,“这皇后之位,我不要了,你爱给谁给谁,既然你不能休了我,那就赐我一个栽满梨花的院子给我吧,对外就说我染病,需要静养。”她声音淡淡的,却能让人感觉一丝冰冷。

他想了想,最终点头,“好。”

第二日后宫传来,佳仪皇后染病需要静养即日起搬至梨苑。

搬到梨苑第一天,丽妃娘娘来了。

“妾身参见皇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丽妃娘娘行礼。

“起来吧。”她仔细的看着丽妃,确凿,丽妃长相柔美,一副娇滴滴弱不禁风的样子,很容易激发男人的保护欲,难怪他会喜爱。

丽妃站起来,手轻轻拨弄了一下头发,露出脖颈上那青紫的含糊痕迹。

她看到了,心脏骤然压缩,只是面上还是笑意吟吟的样子。

以为早就心逝世早就忘怀,原来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丽妃看她没什么反应,也就失了刺激她的兴趣,关切了几句话就告辞离开了。

她望着丽妃渐行渐远的背影,苦涩的笑了笑。

3、

“娘娘,您要的梨花酿来了。”青梅拿着酒壶,打断了她的回忆。

“嗯,退下吧。”她素手执杯,为自己倒了一杯。

她每年都会酿一壶梨花酿,自己酿的酒自己喝完,她都不记得这是自己喝的第几壶酒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在这座皇宫里已经呆了四个年头了。

她二十岁进宫,现在她二十四。

“娘娘,丽妃娘娘来了。”青梅进来禀报。

“嗯,让她进来吧。”她站起身,收好酒壶酒杯。

“是。”

“妾身……”丽妃娘娘走进来,弯腰行礼。

“不用行礼了。”她打断丽妃。

丽妃脸色一僵,,随后恢复自然。

“是,皇后娘娘说什么就是什么。”丽妃轻笑着。

“有什么就说吧,我嫌累。”她重新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丽妃脸色一变,随后声音清冷的说:“我现在怀了龙子,所以你已经没用了。”

“他要废后?”她诧异的抬头望着丽妃。

丽妃轻轻摇头,“他没有……你说,如果我小产了,他会怎么对你?”

她放下茶杯,目光清澈的看着她,忽然笑了。

丽妃看着她清冷的眸子,顿时认为自己像是被人脱光了一般,赤裸裸,无所遁形。

丽妃咬咬牙,拿起茶壶,猛的摔在地上,随后她拿起碎片割手上,故意摔倒。“来人啊,啊……杀人了。”

她冷眼旁观,直到他来之后。

“你……害她?害她肚子里的孩子?”他语气冰冷的质问她。

她不惧他几欲喷火的,眼睛和他对视,“我没有,你爱信不信。”

他捏着她的下巴,极其用力,似乎是想将它捏碎,“你好狠!”

“来人,传朕口谕,佳仪皇后心思歹毒,谋害龙子,废黜其皇后之位,暂时关押梨苑。”说完转身离去。

“阿白。”她叫住他。

他停下脚步,身子一顿。

阿白……她以前最喜爱这样叫他了,这个称呼已经有四年不曾听到了。

“阿白,你忘了我们之间的诺言了吗?你忘了在你生病时是谁衣不解带的照应你吗?你忘了是谁帮你当下那一刀吗?那一刀剥夺了我做母亲的权利,你忘了,是谁为你当箭了吗?你都忘了吗?!”她失控的扒下胸口的衣服,大声质问他。

他回头,看到她胸口那醒目的疤痕。

“对不起……”他毅然离开。

4、

她跌坐在地上,失声痛哭。

“别哭了,哭了就不美了。”头顶传来一个暖和的声音。

“青梅……”她失神的望着眼前这个小丫鬟呢喃出声。

“我不叫青梅。我的真名叫孟非炎。”说完,青梅摘下面具。身体发出一阵响声,体型慢慢变大。

她看着这个身材高大面容洁净温和的男子,愣了愣。

“你愿意跟我走吗?”孟非炎朝她伸出手。

她默然片刻,最终点头,将手放在他手里。

她在离开前一把火烧了这个满院芬芳的自己住了四年的地方。

他带她离开了皇宫。

梨苑的大火烧了整整一晚,将一切烧成了灰烬。

他还是来迟了,他望着那一堆灰烬,苦楚的大喊一声,“阿颜!”

青城,是皇城相邻的一座城池,富饶秀丽,亦是她的大本营。

“非炎,你是什么人?”她问坐在自己身边的俊美男子。

“我啊,我就是一个小偷,嗯……四年前,你大婚那晚,我看到你了,于是我就抉择把你偷走,但是你爱他,我没办法偷走你。然后我就装成了宫女,在你身边保护你啊。”

“一待就是四年?”她知道他是江湖侠盗,她听说过他的名号。只是他不说,她也不问。

“嗯。”

她轻笑,歪头靠在他肩上,看夕阳西下。

皇宫。

“自从佳仪皇后逝世后,皇上就一病不起,这可如何是好啊?”一群太医围在龙床旁边讨论。

“你们都退下吧。”龙床上的他挥挥手。

太医们行礼告退。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