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心情 > 心情随笔 > 正文

匆促时光那些年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曾经有那么一个人,走了进来。梦霄壤之别时,却天各一方。他把青春所留了下来,经多年以后究竟,谁又是谁。

我们行了多少步,付之一笑汗东流。匆促时光那些年,浮华将喧嚣消退,还会留有谁的声音,那亦或琵琶怨与恨?像似乎熔铸心的模子,和印痕,把那些月夜与美景还有江山,刻作永恒相守的回忆一路,狂妄之后却只剩多少泪和欢笑回忆。

毕竟还是没能躲过千与千寻知多少,今夜梦里,沧桑莫问。告知你那,是付出后的等待与回忆。用改变奉告了你是什么,如诗,,如画,如梦,是静。就像你依然记得也还爱过。只惜!无陵诀别山,方才君不见。

岁月改变着习气,悄然无声地带走了回忆青春。天空忽传来声声巨响骤雨,洒落江南作天又去哪儿了?风吹过潦攀离原云飘逸到高山,海袭卷成浪花。人瞧见着苍翠呼唤叶落一片净土,吹向去何方。

物静止剩横爱,年轮不见惆怅。今生心欲滴望穿私语,私底踪影不见一个人儿,在企盼着。被困夜里好好想想那从前你是谁他是谁,又都会是谁。雪花落脚脚踩天路格子格子作响声,人又都去哪了。额头皱纹满身已成忧伤,还是像快乐的蒲公英。

田园间上如原野的空旷,撩眼望去一大片绿盈盈油菜花就那样子,盛开出了它的光彩。正风刚好暖暖地经过连云,也似乎都在,变暖变热而我,却想前世,一定也是与这最超美的自然,结下了三生三世之不解的情缘。

树叶间的斑驳天空,琥珀色的阳光,肆意的张开了向春的怀抱。微微凉,等待着漫过这一季节的帷幕,一隅幽静,一脚晴天。

就像那曾经有过青涩,见到潦攀蓝泽湖一样。那愉悦那份感动,那蠕春的味道,转眼之间又停留在了,漫山上,开红了的桃花上。

宛然微笑于你的谈吐之中,这淡然如风,优雅如水。伴同思虑只愿望在次途径时能,依旧如此令你怦然心动。

或许在你仍旧奔走在这路上时,或许也是在你已疲倦得忘却潦攀理想,或许你已受够了生活的山重水复,或许你已见你窥见了生命的柳暗花明?或许你还依然年轻,或许在你已感到老去时,或许异乡的生活会让你感到孤独,或许某个不眠的夜让你悯怀寂寞。

正等待着生活的种种不断定诱惑着我们不顾一切远走他乡,走向流浪更远处的孤独成旅途。

追寻如此坚定,生存如此艰辛,庆幸的是我们还有恬静的情绪。倾听海的呼吸,欣赏风和日丽,回忆璀璨的夕阳和悠远的白云。一切就都将变得宁静与祥和,就在这个时刻。

淡茶正是如温润,已然铺出的文字。生活中有太多的东西值得记载,我也只能把所见所悟的点点说出。文字虽尚且稚嫩,可也见足够热诚,就是这样也,只是这样。在浮华的生活表象之下,在害怕荒芜的柔软心坎之中,我们一同品味流浪,欣赏寂寞。

只剩天快黑时,我抬头望着泛蓝隐约在闪烁,一颗颗充斥着全部万空,夜幕就能那般悄无声息地降临。

远处不知是何种生物在咕咕一只叫着,三月蝌蚪五月蛙,漫步在田野,随处都可听到咕咕呱呱地声响就这样飘着飘荡回声。偶然间,一只像是黑蝙蝠,闪过黑与蓝相融合的一瞬间。

清风,就是这样微微地拂着。一阵阵地抖擞着上天繁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还有那,一颗最亮的星。偶然间是否有萤火?又像是信号灯的闪过天空,一闪一闪的飞过。毕竟见不着的却,还是那月娥,成踪影。

版权作品,未经《说很》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说很微信号(谷普下载):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