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文章 > 励志文章 > 正文

生命说很网的姿态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之我们身边肉眼不可见的微生物个体

生活从不缺少美,只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

在我们的肉眼无法企及的微小之处,有我们无法想象的奥妙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亦是千奇百特,光怪陆离。

假如,一个刚刚被肯剩下了的半个苹果被主人放置在桌角,遗忘了。

也许,过去了三五天,再一次被注意到。

然而,它已经换了副模样,不再似当初的秀色。

原因?

半个苹果,对它的主仁攀来说,是用来磨牙的。

可是,,半个苹果,却也是那些个被我们彻底忽视的个体们繁衍生息n多代的的充裕食粮。

于是,在那半个枯萎了的苹果上,可以看见附着上了黑灰褐的毛毛。

是什么?

那是成百上千个微生物的种族携手筑成了的一个杂居部落,在科学王国里它有一个标致的名字——菌落。

和仁攀类部落一样,菌落里的每一各成员也都会经历从生到逝世的历程,然而,谈及生命,它们的轮回较之蜉蝣的朝生暮逝世更加凄美,于世间喘上几个时辰便又以无形之态悄然离开。

你怎么不问,那半个苹果最后会怎样?

生活在半个苹果上的那个王国,是从零开始的,最原始的那个个体,也许早已被新生的个体所取代,然而,在它扎根于此的时候,它来得比蒲公英的种子更加的轻盈,却已经为后代觅到了一个安身之宝地。

如果不幸,主人将那半个苹果彻彻底底的抛在了脑后,那么,也许半月之后,还能隐约能看到那半个苹果秀色当年的形状;也许,三两月之后,就只能在桌子上的原位置看到一堆黑“泥”。

再后来,曾经,在半个苹果上风光一时的菌落王国底的消失不见,与那一摊黑泥自成一体了。

看到这里,你该明白为何龚自珍会说“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了吧?

那些存在于我们身边,看不见摸不着的生命,在很多人看来可恶至极,甚至有人谈菌色变。

但是事实上,它们并没有那么的可怕,反而是因为它们,我们仁攀类的生活才会如今天这般丰厚多彩。虽然微生物当中也有一些并非善类,但不可否认,它们于世界、于仁攀类的首要性不可比拟,不夸张的说,仁攀类发展至今的所有成就应该就有它们的一半功勋。

因为它们,把一切仁攀类当做垃圾的物质作为生命的食粮,消费殆尽,才没让我们的地球村尸横遍野、垃圾如山,它们是标致的清道夫。

因为它们,偷尝仁攀类珍藏起来的粮食,才意外将这些转变成了更美味的美食,比如北方的泡菜、南方的火腿;再比如女生的最爱——酸奶、宴会的同伴——美酒。它们是天生的美食大师。

因为它们,是它们,小小的身躯,瞬间的生命,却依然努力,在活出自己的姿态。

地球上的任何一种生物,即使是最简单的我们感知不到的微生物,都是带着自己的使命来到这个世界上的,都在为这个丰厚多彩的世界填上自己的一笔,这一笔与生命之久远与否无关,亦与能力之大小没有关系。

每一个个体,都各自有各自的轨迹,但愿每一个个体都如那些认真活在自己的轨迹上的微生物们,在自己的世界里活出自己的姿态,让世界更加出彩!

(原创作者:花又芳)

作者青柠檬的酸的写作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