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心情 > 心情日志 > 正文

其实,其实我也是……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又是A市周末清冷的凌晨,寒风夹杂着冷雨肆虐着这里,看样子是要把幕秋的火力无一遗漏地释放出来,给即将来临的冬天一个下马威。雨丝飞舞,宛如丝缀的透明帘幕,只是苦了这小站上的候车人,可怜地都不知道伞往哪个方向打,小站的顶棚也是形同虚设,根本没有雨点想从上面落下,有好几个伞都翻了盖,一个个地抱怨这该逝世的气象!

橘黄的灯光透过了雨幕,预示了愿望,染透了每个焦急人的眼眸,纷繁收了伞,准备抢占先机,要第一个登上宝座。歪歪扭扭的,七撞八歪地,嘈杂地,争先恐后地,像一个大球,却又不如球般世故,硬是要挤过远远小于它的洞,可幸的是这个大球不是逝世脑筋,知道这样只会淋的半逝世,便也化成一根歪歪扭扭的长线,好容易上了车。这个点一般就这么一班车,大家都知道,所以都没看清几路便都蜂拥而上,又或许这种天,谁也不愿在下面呆着,能来哪辆就坐哪辆。车上杂七杂八地挤了不少人,过道里都有了人。“这种鬼气象,冻得要逝世还下着鬼雨,真倒霉!”也不知道谁在发着怨言,或许是很多人都是这个想法,只不过大家不想把体力和热量浪费在这无聊的话语中,都呵着手,紧缩着身体,等待车内的暖气将自己回舒过来。细细看去,这个点起来的老人占大多数,难得的周末,大多数人还是期望先睡个懒觉,何况这么冷的天。少有的几个年轻人都“睡逝世”过去了,不过偶尔还会露出眼缝查看一下。再细看,车后面过道里还堵着一个衣着淡素的孕妇,一手抓着临近座椅,一手撑着腰,冷嗖嗖的天硬是吃力站出了汗。身后一个皮肤黝黑的男人,紊乱的头发,伸着粗厚的手护着这个女子,想必便是他的丈夫,看两人打扮便也是农村急着往城里赶的人。老实的黝黑男人低着头,没能给自己妻子和儿子抢占领利地形,只把无奈和自责现在脸上。车开了一会,男人还是低着头,但是在暗暗搜寻四周,舔着干裂的嘴唇,咽了一口吐沫,酝酿出一句话“哪位帮忙给俺媳妇让个坐啊,挺着个大肚子,哪个好心人帮帮忙啊!”睡着的还是睡着的,倒有年龄大的要跌跌撞撞站起来“来,小伙子,扶姑娘来大爷这儿。”男人面露羞涩,极为不好意思,“大爷你还是坐着吧,我们没几站便也到了,反正也站了这么久了。马上就到了……”其实马上他也知道是多久。在这期间倒也“惊醒”了不少睡梦人,只是露出一直眼睛,用眼角目测事发现场威胁不到自己,便也翻了个身,偷偷地盖上了眼皮。倒是孕妇边上这个座位上的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到成了焦点,只见她手里紧紧捏着一张不知写着什么的纸张,头偏向窗外,但窗外面阴气沉沉确信没有什么景色值得欣赏,倒是窗户被雨水洗的干净如初反成了一面镜子,,把刚才发生的都收录到她眼里。她很焦虑,迟疑,极力想避开各种视线的杀伤,她知道那些眼神的可怕,只是紧紧地攥着那张纸,心里面有各种苦,各种酸现在都转换为紧张,神经一度紧绷,像拉紧的弦,随时准备发射。突然车的一个小停,车上瞬间又东倒西歪了,女人抓着座椅的手滑了一下,不小心碰到了女孩,女孩全身一愣,不由搐了一下,却以为有人要“出头”了,要当面责备她,这种场景,她这种做法,她这样想在情理之中,她不由手一抖,紧攥着的纸张也落了,她很紧张地弯腰去捡,却不料后座的老者递给了她,她确信那眼神里异于常人,和边上那些她感到到的眼神不一样,女孩羞红了脸,低着头,迅速接了纸,对着边上的“大肚子”手还是颤抖着,嘴角颤动着,“我没有让座因为其实,其实,我也是……”话还没等他说完,却见后坐老者站了起来,“我孙女腿脚不灵活,我到站了,姑娘你来我这儿坐!”女孩满脸的诧异,惊讶,更多的是激动,却又视乎还有点困惑,不过司机又插了一句“韩医生,周末还上班啊,XX医院还没到呢!”“今天不上班,今天去老友家串门,墨墨,爷爷先下了啊,自己小心点啊!”笑着望了女孩一眼,便慢慢挪着下了车。座上的女孩完全明白了,应过神来想说点什么时,车又缓缓开动了,只能留着满是感激的眼神,舒了一口气,回转头来,雨竟然已经停了!

附:其实有时候人活着真的很累,并非身活过于苛刻,而是人太容易被周围的气氛所感染,被他人的情绪所左右,最终乱了心神,其实我们是活给自己看的,真的没有多少人能够把你放在心上。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