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文章 > 短篇小说 > 正文

一朝红颜尽,日落明月心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如若今生不离,纵身逝世何妨;如若今生不弃,纵永堕黄泉又何妨。今生且相惜相依,又何需来世山盟,我愿流连在这红尘,伴君身旁,五湖何妨,天涯又怎样。且需君一言,我自执剑随君拓边疆。君为将,一言出,横尸百万,血流成河,赤地千里,一袖挥,举国安康,普天同庆,萤光灼世。

轻轻蹙眉,星眸流转,北风漫卷黄沙,只有你目光明亮如初。你说:“星诺,等到胜利,我便带你去江南归隐,可好?”我轻轻一笑,胜利么?神恩十六年,楚帝出兵伐卫,卫帝虽是难得的明君,但即位不足三年,基础尚浅,面对强楚,卫帝指认叶老元帅率百万之师北上,其实明眼人都知道,叶元帅已经老了,举国存亡的责任他已经背负不动,真正让卫帝看中的是他的儿子,叶天河。

叶天河是少有的才俊,兵法运用早已超过老元帅,卫帝以他为将,主要是让他替老帅出筹划策。叶天河不负众望,成功阻击了楚国第一波进攻,一光阴,满朝皆喝。强楚先扫韩国,后除赵国,原先的四大帝国如今只剩楚国和新旧交替中的卫国,虽说卫帝贤明,可恨三年太短,不足以成气候。叶天河的出现挽救了卫国颓势,抵住强楚,一光阴声威无两。卫帝含笑,加封进爵,封叶天河为平安候。入夜,他静立帐外,微垂着眼眸,一袭白衣在月光下折射出点点微白的萤芒,长发披散,嘴角勾起一抹苦涩。我执剑,立在他身旁,一身黑衣隐于夜色。

你说:“星诺,你知不知道为什么父帅会不顾反对让你一介女子随我入军?”我轻轻摇头:“星诺此生只随公子一人。”你轻叹,俊美的面孔上闪过一丝忧伤,你说:“星诺,你知不知道,此次出征,我父子二人必亡,本来我要父帅放弃,但是父帅不出战,卫国将再无御军之帅,彼时卫国必亡。若父帅出战,对手是强楚,虎将如云,我不放心父帅,必要跟随。

此战是胜是败我父子必亡于此,我明白,父帅更明白,所以父帅要你前来,更是为了在危急时让你用独步天下的轻功带我逃离,可是,父帅在此,我又怎能离去。”我望着他狭长的眸子泛起的绝望,此刻的他竟脆弱如孩童。:“为什么,难道退了强楚,还要逝世于此地。”

叶天河凄然一笑,修长的十指轻轻拂过我的面庞“星诺,答应我,如果可以,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他转身融入夜色中,背影萧瑟孤寂。

卫楚大战之惨烈空前绝后,一旦分了输赢,那必定会是一统中原,成就千古霸业,叶天河不负众望,成功击退楚兵,使其屯兵神鬼峡,无法寸进。卫帝大喜,论功行赏,,封叶天河河天元帅,统帅三军,北上伐楚。叶天河假病推却,卫帝亲自探望,兄弟相称,加封并肩王。

云雀相依,映衬余晖。战戈铁戟,风沙啸天。我从背后轻轻拥住他,嗅着他身体的味道“天河,明天一定要出征吗?”

“星诺,你不懂,如若我不出征,那么朝野之上必然有人污蔑我叶家通敌,今卫帝大能,必会疑心,帝王心术,谁人猜的透,彼时叶家必然有大难。”他的手指绕在我的发间,眼中闪过一抹疼惜。

“可是,如若出征,那你和父帅不是必亡么?”我不解。

“你不懂,此次出征,我只能孤身前去,如此可保父帅安享天年,无论我发生什么,念在父帅悠久为卫国不辞劳苦,陛下不会动他的……”

大战再起,一光阴风云变幻,我被叶天河留在家中照应父帅,听着他在外不断告捷。我轻轻拨弄古琴,想着他立身战马之上的样子,快了,天河出一支奇兵连夺七城,卫国三十万大军围困楚国都城。大势已成了!

没由来一阵心痛,大势已成,大势已成。我突然惊悸了起来,即刻夺门而出,大势已成,那么元帅也将不再首要。飞鸟尽,良弓藏!

月黑风高,点点血腥味在空中飘散,再见到叶天河时他的眸子残暴如初,只是一身的血污使其颇为狼狈。看着身后的追兵,我带着他逃离,如果不是他足够警惕,猜到了结局提前逃出,现在怎还会晤到他!

感到身体愈来愈重,快要天亮了,不停的带着叶天河施展轻功,我早已脱力。叶天河轻吻我的唇“星诺,你自己逃吧,帮我照应好父帅。”

我轻笑:“我怎么会不领会你。”我的一只手紧紧抓住那只已被他自己送到胸口的短剑。就像他领会我,我是这个世界最领会他的人。

天河,别怪我,对不起,我只能这样选择,等你醒来,一切都会好的。我以掌为刀,击在他的脖颈上。我将他藏在一处草丛中,独自一人吸引追兵。

一直到天亮时,体力渐渐不支,在树林被追兵用弓箭射中小腹,我能察觉到生气的流逝,我奋力杀尽这小队人马,然后跌倒。天河,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等到午时,父帅会带领三军赶来,我愿望你好好的活下去,那时,我会很开心,很开心。对不起,只能来生在相见了!我只是愿望,在你老的时候,还会记得有一个名星诺的女孩曾出现在你的生命里。

作者虫小飞的写作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