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日志 > 伤心日志 > 正文

守护天使的女孩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如果,不可以和你在一起,那么我愿意就这样一个人度过一生,默默的爱你。

程静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她是四川人,但是从小就随做事业爸爸妈妈在上海生活。也许是家境还不错的原因吧,她骨子里总透出那么一股高贵的气质,与生俱来的华贵,典雅,雍容。她是个快乐的女孩,至少在表面上看是这样的,心坎里想的很多,这是别人无法领会的。

高中毕业之前,她的生活过的很僻静,也很充实,父母很爱她,给她太多的关切和珍爱,让她从小到大都没感觉孤单,青春期也是那样过的。她常常困惑,同龄的女孩们总是说寂寞空虚,总是说期待能与一个帅气的男孩邂逅,然后展开一段激情的恋爱,但是她却没有那种感到。可能是从来不缺少爱吧。

上学的时候有过很多男生追过她,写情书的,大胆表白的,还有偷偷暗恋的,穷追不舍的,很多。她知道,但是她依然很淡的生活。和朋友们在一起快乐的笑,努力的学习,认真的对待身边际遇的人和事。她曾经问过自己,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能让她感到想去爱,想去抓住?她也不知道,也许这种事情总是靠缘分的,是你的,跑也跑不了,不是你的,也无法强求。爱是什么呢?真的能有让人一生相许的魔力么?她不知道。

高中毕业后,她听从父母的意见,回四川老家休息一段光阴,但是她想着要在假期里出去找一份零时的工作,来锻炼自己,也好填补假期这无聊的光阴。不过,至少也要等到给爷爷过完过几天的八十大寿吧,她这样想着。

爷爷过八十大寿那天,爷爷家来了很多亲戚,四世同堂,十分热闹,很多好几年不见的亲戚们都聚到了一起。大家都显得特别的亲热,爷爷很开心。大家有的聊天,问询过的怎么样,有的看电视,有的玩牌,还有的围在爷爷身边,程静总是在这样的场合不喜爱说话,所以去帮忙准备午餐。奇怪的是,她看到有一个男孩,在爷爷身边,抓着爷爷的手只是微笑着,不说话,他对每一个人微笑,特别的安然,那种坦然,好像所有的事他都能预感的到一样,好像他已经超越了所有悲伤和快乐的界限,在一个至高至纯的高度上,看着这满满一屋子的人。

一向看人看的很准很透彻的程静,怎么也看不到男孩心坎里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表现出来的姿态是她这二十多年里从来没见过的。程静只是知道,这个男孩是她的表哥,这个乖乖跟随北漂的父母一直在外地不回来,她们从小到大也就在爷爷家见过两次,但是她简单听过的他的事迹,好的,不好的,让人兴奋的,让人悲伤的。可是她们几乎没说过话, 她也一直不知道这个所谓的乖乖叫什么名字,只是知道和她一个姓,程。

午饭时候,大家都围在一起吃饭了,这个时刻最少不了的就是喝酒。对于男人们来说,喝到晕乎乎的,胡言乱语,有时候却是很可爱的,当然酒风不好的人除外。

因为不喝酒,程静和同龄的几个兄弟姐妹,大大小小的坐一桌,但是她也像家里其他人一样看着那一桌男人们之间的胡言乱语,嬉笑失态。她总是注意着乖乖,看他喝了没多少酒就脸红的样子,知道他一定是不能喝,可是他还是那么恬静,虽然也说话,但是都是很豪情的的话,很沉稳的敬酒桌上的长辈,从爷爷到叔叔,到姑父,那么多人,他一点也不失态,特别诚心的样子,也没有招来家里爱拼酒人的攻击。

几轮酒喝下来,两箱子白酒见底,他好像喝多了,悄悄离开,到屋子外。他站在院子里,看着蓝蓝的天空,看着远处的山,田地,愣愣的出神,好像他心里有一渊深潭,让人感到深不见底,清澈澄净,但是在程静听到的关于他这个乖乖的故事里,他不该是那样一尘不染的生活。也许是他的深度,让那些岁月带给他的悲伤,无助,迷惘,等等负面情绪整个沉淀在了他心中那深不见底的潭水中了吧。

程静端着一杯热水来到乖乖身边递给他,男孩转过身来,给了她一个舒服的微笑,然后接过了那杯水。他看着远处的瓦蓝天空长吁了一口气,片刻后双手抱着水杯,喝了一口水。程静没有说话,也朝着乖乖的方向看着天空,似乎也能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宁静美好。

男孩转过身来,微笑着看着程静,说,妹,努力生活,你一定会过得幸福。这句话是祝福,但是他说话的样子让人感到特别的热诚,有种他说的话一定会实现的激动。程静看着他,说,哥,能奉告我,你叫啥吗? 男孩微笑着,说,我和你一个姓,单名一个云,程云。程静脸一红忙解释说, 我小的时候就没见过你,所以不知道你叫什么,我上初中的时候听说你上大学,现在我都高中毕业了呢,呵呵。程云,拍了拍程静的肩膀,说很网多年过去了,我们都没能有一个交集。恩,妹妹能想着要知道哥的名字,我也很幸福,以后不论怎么样,我们都要好好生活,我会努力去看到你幸福的。

爷爷的八十大寿收场了之后,亲戚们都准备各自回家,也有很多人想着多陪一陪老人。那天,程云,留下了,晚上挨着爷爷睡,而,程静,挨着这个乖乖。程云因为喝多了酒,睡不着,看着天花板微笑,认为爷爷是幸福的人,因为儿女多,所以,子孙满堂,三四十人的大家庭以后是不会再有了。想想我们这年轻的一代吧,家里就一个孩子,将来我们八十大寿的时候,连五个人也不会超过,所以程云的爷爷是幸福的。

在程云睡不着看着天花板的时候,其实,程静也没睡着,她轻掩被子静静的在黑暗中看着他,看着这个在他生命中从未出现过的类型,她从来不知道名字的乖乖。

第二天一早,程云就准备跟爷爷道别走了。走的时候,,留下了电话给程静,奉告她努力生活,在这个有心事的年龄里,如果,有什么想法和家人不好开口的可以跟这个乖乖说,这么多年没受到乖乖的关爱,以后会补给她的。程云上车离开的时候,小静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涌动出一种莫名的伤感与不舍。

程云在北京工作,做物业管理的工作,主要负责一个区域的房屋管理,他的生活挺充实。自从从爷爷家离开以后,程云总是会收到小静的信息,关于她的生活的,学习的,各种问题。有时候也偶尔打电话来关切程云的生活。程云,也一样,只是有时候认为很别扭,感到妹妹,似乎有心事,但是又不愿意说。

两个星期后的一天,程静鼓足勇气给程云打了个电话,说,想去程云所在的城市找个工作,度过漫长而无聊的假期。程云也认为是个锻炼的好时机,于是给她找了份超市促销的工作,半天班,也轻松。小静去的那天,程云早早在火车站等候,因为小静从来没有独自离开过家。虽然是第一次离开家,但是小静心里不怕,因为她知道,程云,会好好照应她的,一定会。

就这样,小静住进了程云公司供给的房子里,两室一厅,有厨房和卫生间,小静正好住进了那间空着的卧室。生活伊始僻静,小静也很快进入了工作的角色,到也不认为艰苦。每天早早下班,她会打扫房间,洗衣服做饭,像极了一个小家庭主妇。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