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伤感 > 伤感日志 > 正文

斜阳里如羽的背影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远方的一盏灯啊,今夜我本应是西湖畔独步的波纹,在那个交叠着归人与未归人的背影底,以空空酒杯盛满空空的深遂!而今,收起风筝的墨,在心底涂上一抹永恒的星夜,以街灯为夜,眼底为您点上四十四盏漆黑的街灯,印证此生您的旅程,一抬头凝在眉间,心头里烙下您的驻足!

遥想起童年的夏末秋初,舟车停在海边的一顷刻,自你的肩头甫睡醒,一看见故乡湛蓝的大海,兴高采烈地就终于回到童年的国度,我冲下车,跌倒了,大我九岁的你用右手一把将我挽在腰间,正眼向我说着:不准哭喔,否则乖乖打你屁股,然后你说:弟弟,你看故乡这片海,多么美啊!

在你的面前,无论是跌跌撞撞地受了伤,还是被你修理得很惨,我从未哭过,除了在母亲的葬礼上,我们一同涕泪纵横;而你感伤地拍我的肩对我说:我真爱慕弟弟的丧服这么脏,办母亲后事的这段光阴,你辛勤了!在这件事上,做弟弟很能体谅你一肩挑起家庭的重任,所以当时无论邻里乡间对你或有微词,我皆充耳不闻!自我七岁时起,每年夏末初秋与你一同搭车经过万里,穿越野柳隧道那个童年的交界,回到故乡学习怎么当一个农夫,在田里收割,掀开斗笠,认真的汗自我们的脸颊流出一丝丝脸上好美的急流,当时的日子,也在田野间畅饮啤酒的一瞬,被初来乍到的晚霞闪了一道永恒的快门!

那个年龄很小的我,见你于田里与堂兄弟们大口畅饮夏日啤酒,我也学你,甚至于自认一定比你更豪气干云!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低头割稻,汗水滴入田里的深刻,以及故乡那片田,身后的青山,眼前的大海,晚霞炊烟以及咱们兄弟一堂后田里振臂擎天的痛快畅饮那一季又一季的夏末!

那样的记忆很深很真,深到似喝不尽的美酒,既透明又无限宽广深沉,好似家乡传承的那片田,今年收了稻谷,来年又丰登一段真情!夕阳馀晖,我们一同在海边洗却一身的谷穗小刺,回到四合院的家里,与你一同在离家不远处莲雾树下的池塘边洗澡,你为我抹了整身的肥皂泡泡,用晒干的丝瓜一起刷刷刷,妈妈特别叮咛要为我抹上痱子粉,换上洁净衣裳,你将我抱上门前那片高高的土墙上,一起看晚霞里害羞的海!

入夜时,爷爷奶奶在庭院乘凉聊天,你在大树下点了盏蜡烛教我下棋,回头爷爷奶奶在庭院搭起竹架,铺好竹榻,挂上蚊帐,全部家族的堂兄弟们一群躺在竹榻此起彼落地谈心,入竹榻前,你用妈妈给你的大毛巾,在我小肚肚,紧紧地裹上一圈又一圈,怕我着凉,,躺在门前的庭院里,直至我们各自找到自己的星星陆续将我们催眠入睡!

这即是爷爷奶奶给孙子们的家庭教导,在我心底,家乡的庭院与那片田,是汗水结出的稻穗,里头有满满低垂的丰厚感情,插秧时,我们谦卑地与一片田一起学习敬天,收割时,我们又再一次地谦卑地含蓄谢天!之後,在已经遗忘的不闻名的晚霞中,你牵着小小的我,走在来时的那片海堤,走到一公里远的候车亭,我时常回头看着老家越来越远,而我们一双背影也在滨海公路上越拉越长,彷佛一封无声的家书!

我逐渐可以自己爬上门前远眺海洋的那面土墙了!一入夜,全部无灯的小村庄,向海的远处划过拉得好长好长的一道流星!那一年,你已飘洋过海远在异乡了,而我望着依然的满天星斗,伸出手张开双手,那星斗如似即将掉在我淋漓尽致的满是汗的手心,好似捧拾着手心里的海水,那星星倒影成一种昔日的星座

而後,我们的影子各自成为家乡抛出的远远渔线,任我们水阔鱼沉地漂泊多远,乡愁仍然无须寻觅地像一杯饮不尽的酒中浮影!那年过年,除夕夜前,远在异乡的你打了电报向父母亲拜年,姐姐们为你准备一大包的下酒佐料,任你在远方咀嚼乡愁,而我自你寄给我的家书中,在相片里看见你站在一个不闻名的湖畔,一头散乱的发,我知道照片里的那座湖,就是你独酌的心湖!

我舍不得整理那一大包家书,宁愿他比散乱的岁月还要丰饶,独酌中,我随意自其中抽出一封家书,就可以拥有乡愁的大奖!今晚与三姐聊起你,说起在你被病魔纠缠之时,彼此心里最靠近你的心愿,答案竟一模一样地只是愿你生命比母亲还要长些!之后一阵鼻酸,三姐关上灯就入睡,而我则拿出一瓶你喜爱的泸州老窖,像一方正要驶入酒海的舟子!

三姐在入睡前回头向我提了一句:弟弟,此时是什么日子,你知道吗?我拿出那酒淡淡地说:我忘了,你去睡吧,等会你弟弟要一个人喝酒!

回忆要在酒中想起,才干永有一片盛满星斗的夜海,而我像古老海岸一样,从来不哭!

我奉告苍天,我竟然折翼了,从此,我只有一半的翅膀撑起一个家,而你隐形的翅膀隐隐地,永恒地镶在我臂膀!

独奏纪念兄长文

附注:悠久以来已经离风行歌曲很遥远了,但那曲隐形的翅膀却叫人想起手足之情,眼眶不自觉积水。

(原创作者:酒愁)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