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情感 > 爱情文章 > 正文

十里樱花繁盛雪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风卷起樱花,碎了一地,如我的心。

清晨,一切的喧嚣都与我无关,空空的道路两旁十里花海,如你十里红妆。

树上的花落了我一肩的红尘。

风一场,花一地,恍惚间如你姣好的容颜。

清明时节雨纷繁,樱花也纷繁。逃离家那四重高墙,我于湖畔吹笛。猛一回头,你在身后,莞尔一笑,“公子的吹奏的可是《渔舟唱晚》”,我轻轻点头。既而,我诧异:闺中女子怎独自出游?而你笑说“那是对正经人家的女子,我不过一风尘中人,这与我无用。”从你眼中我看到一丝不羁,却又有一种如水的请冽。那日,我们同在樱花树下,泥士上铺或一条樱花路。你此前的拘紧,在这樱花树下被吹散了。你说此生你独爱樱花。在此后交谈中得知你是妃阁舞妓——月娥。

从此我常出入风花雪月之地,与你相见。

三月初九,我辞京远去,临行前昔,月上枝头。

“月娥,等我。待我再回京时定娶你过门。”信誓旦旦,你倚树轻笑,“风尘女子能与相公相知,此矣大幸,夫复何求。”月落下一层纱,一切像一个梦。

再入京时,已是梦醒时分。

我愧疚地望着你,你折下一枝樱花。“令尊也是为你好,我一风尘中人,嫁进侯爷府有辱门楣。小女子承家世子厚爱,别无所求。”

你放下樱花离去,那嘴角的讥笑,是在笑我被世俗所绊吧。

一个月后,妃阁舞姬嫁入江南郁家,这成了京城的一段佳话。

出嫁前,在那樱花树下。恐日后再无相见之日,备薄酒为你践行。那风清云淡的模样,仿佛已忘了过去。

我握着你的手,急迫而渴望,“月娥,等我,我……”

你快速地抽回手,“世子何必如此,我一风尘女子能得世子真心相待,此生足矣。世子何必为我而违令尊之命。”

你站起身来望向来时路,想到不久之后你将嫁为人妻,心中认为隐隐作痛,却不愿承认。

“呵……呵……”你停在那,却不曾回头。

“月娥,你不过风尘中人,本世子都娶不了你,你以为他郁子夫便能娶你为妻了吗,啊?本世子看得起你,你竟然不识抬举!若非因你的舞姿,容貌……”

“啪!”你满脸嗔怒,那一个耳光你用了全力。“想不到你竟如此,那好一切到!此!为!止!”字字落入我心,你走得那样绝决,毫无留恋。脸上火辣辣的,有一点黏黏的,我用用一触,

是血,是你手上的血。

蓦然间心缺了一块,全身瘫软,倒在地上……

大婚那日,你一袭红衣。原来,原来,他郁子夫不顾世人的言论,娶你为正妻。我看着你走上花轿,窒息的痛绞着我。

十年后。

郁子夫与世长辞,你禁不住族人的逼迫,用三尺白绫收场了你的一生。

当小厮送来你去世的消息,手中的茶杯落地,碎了,心也碎了,“月娥……”急火攻心,昏逝世了过去。

我以为我可以同你离去,与尘世再无牵挂。可我醒了。妻子坐在床边,欣喜地落泪,,而我两眼空洞,“月娥,你毕竟还是不肯原谅我。”……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