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心情 > 心情日志 > 正文

在最美的年华与你背道而驰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有多久没写过日志了呢,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又或许更久。闲得无聊,便回顾了以往的岁月,似乎活的不太真切……

二十一,一个多么美好而又灿烂可怕的数字。它让多少少女在那享受无尽的欢畅,又让多少孤独无助的少女黯然伤神。我们为二十一带来的成熟美而窃喜,我们为它留下了的岁月伤心。它是标致的开始也是标致消逝的开始,然而就是因为它在两个极端下,才让它散发着独特的魅力。

今年,不巧的,我二十一。二十一的我刚巧跨入社会,便要学着告别单纯,告别幼稚,学会真正的独立于自尊自强。可是,二十一岁的我却还没收场初恋,或者我该说,我还没开始呢。是的,这说出来或许是有点丢人,但,没开始就是没开始,又怎能说是收场呢。很多人都不信任,总是用很猜忌的语气说,你长得也不差呀,怎么可能会没有男朋友呢。我只能笑笑,或许是因为没遇到适宜的吧。

这些年,总是过得迷迷糊糊,跌跌撞撞;似乎也从来没有为自己的青春做过真正的计划。许多时候活在了别人的世界里,把自己当成饰品,当成孤儿。许多时候也明白这样的活着是多么的可悲,或许是没有用心,或许是不够坚定。

经历仿佛与年岁成了正比,渐渐才明白,才了解一些人与物的关系。活在当下多半是为了自讨所需,阿谀恭维、仗势倚人、利益之间人人为所趋。哀叹社会的不公道,却忘了这时代已是这样,弱肉强食、人情冷漠。

一直以来,自觉得自己是一个很理性的人,殊不知,自己不知从何时起变的感性起来了。感性的人,总有太多不舍得的原因;似乎也毕竟要为这样的性情悲悯。看惯了仁攀来人往,听惯了喜怒哀愁,只是尝不尽世间冷暖,看不穿红尘滚滚,道不明冤情错案。若徒留一片赤忱,又何能照得了明月。

感叹着即将逝去的年华,或许值得,或许不值得?与亲情有关,与友情有关,又或许与爱情有关。原以为人若没了爱情就会逝世,却忘了爱情是逝世不了人,放不下的只是那颗作祟的心。我自觉得爱情与我无缘,我们要么笑着错过,要么便是背道而驰;从此,对待爱情便不再有所期待,便想着,爱情对于我来说或许是件很奢侈的东西,对于奢侈的东西,我从来不会花费太多的精力在上面。

有时候痛恨这样的自己,有些人有些事,明明知道不可能,却还要勇往直前,待到伤的体无完肤的时候,才突然觉悟,原来原来,这些真的不属于我;明明知道毕竟要去面对的,却突然恐惧了,便一味的回避现实,然后做着一些不切实际的妄想,很可笑的事,我竟把这些不切实际的妄想用文字把它们编译出来。

在很久之前,朋友戏称我是‘爱情专家',还让我帮她的一朋友解决一些感情上的问题,突然认为很可笑,一个连恋爱经历都没有的丫头,怎么帮别人解决感情上的问题最近和一朋友在QQ上聊天,以下是我们的聊天记载:(在此就用我和她来代替名字了)

她问我说:一个自己愛的人,一个是适宜生活在一起的人,这样的选择你选择哪个?

我的答案很简单,我就说:如果可以,我想选一个我爱的,他也爱我的人。

她又问:但如果你们不适宜了,脾氣很相识,会经常吵架,那样的话呢?

我想了想,回答她说:这个宁愿放弃 不爱。

她:为什么?但你很爱他啊?

我:感到很累,还不如一个仁攀来的痛快。放手也是爱的一种,嘿嘿,个仁攀理解。

她:但我认为我这个人的性格很不好,,在喜爱的人面前……

我:喜爱耍小孩性格,是吧。

她:所以不管跟谁在一起我都会让人很头痛的吧。

我:嘿嘿

她:可能吧,所以对于我来说没有适宜不适宜只有能不能接受我的性格的,我在他面前的不讲道理

我:爱一个人应该要有包容之心啦,我认为吧,如果他真的爱你,他应该不会太在意你的性格的吧

她:嗯,我也认为,不适宜其实就是一种不想在一起的借口而已

我:嗯嗯,若他不爱你,分开的理由他就会有一大堆

她:rose……很有见解满……什么时候实践一下才行啊

我:嘿嘿,会有时机实践滴

最后她发给我一个偷笑的表情,便下了线。想想还真是好笑。

曾经在我最美好的年华里遇见一个男孩,起初,我把我们的关系定义为朋友,很好的那种朋友,我便把这样的遇见定格为幸福;在那些日子里,我为我能有这样的朋友感觉窃喜,我以为,我们可以做一辈子这样的好朋友。殊不知,随着我们对彼此的领会,我们的缘分也随之慢慢的散却。于是我迷惑,不得而知的结局,却渐渐明白了我们之间的差距。对你,我不再领会,也看不透你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我们之间的距离渐行渐远。原先想用’失之交臂‘这个词来形容我们的缘分,却偏偏用不上,然后我想,我们应该是’背道而驰‘了。待到这一切都僻静之后,所留下的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转眼即逝的是青春年华,点点滴滴,剪碎在那时的回忆里。

喜爱过客这词,仿佛也如自己的境遇;总以为人生不过只是得到与失去的历程,有什么可留恋,又有什么可追求的呢?恋上一种景色,你会不顾一切的涉猎她的整个,甚至对于她的瑕疵也能找出适当的美词来修饰。只是因为你喜爱这道景色,所以你能容忍她的所有。换而言之,谁又会为了不相干的人或事,而苦苦等待与追寻呢?似乎骨感的现实也正如此。有些人,有些事,毕竟不必太在意,就算真的在意了又能怎么样,倒不如没心没肺的放空这一切。

许多时候,幸福总在我们身边缭绕;只是我们都忘了这样的幸福显得那么微不足道,那么无心暇顾。也始终以为没有所谓的那种幸福感,或许是我们太过强求,总与幸福失之交臂,又或许背道而驰。

在二十一岁这一年,我想重新开始我的生活,我不想再把自己的生活弄得一团糟。许多时候我们真的要过了很久很久,才干够明白, 自己真正悼念的,到底是怎样的人,怎样的事。什么事情都会习性的,譬如别离和思念。青春年华也总有散场的时候,似乎也该对已经散去的青春年华说声:sorry,but,goodbye!!!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