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伤感 > 伤感日志 > 正文

一纸心事,两样愁情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飞烟散尽梦魂消,夜色苍茫影寂寥。愁绪暗牵红粉泪,相思难诉落花凋。夜来风雨摧花落,愁漠漠,意寥寥,思绵绵,和泪折残红。望尽天涯今生误,空记取,断离愁,梦难留,人随风归去。

——题记

一纸心事两样愁情,犹记碧桃影里誓三生。你离开后的夜,我以枯枝作笔,描写无边的春色,却绘不尽凋似落红四五瓣;我以清风为袖,舞动心底的错落,却舞不完唏嘘颦眉两三弯。

终于知道,纵然是花样年华里渡春宵,终敌不过镜花水月一场空。那层层叠叠的眷恋,那丝丝缕缕的心动,,和着夜色,在离歌声里,寸寸老去,覆水难收。离歌无情,唯断人肠。

我之所愿,不过是唯求平淡共婵娟,这殷殷之心,拳拳之意,但作一缕幽香,浅浅涟漪,淡淡氤氲,踏尘而至。风住尘香,这满径的落英与细碎的春红,婉约成了江南岸边娉婷的侧面,在我的发间缀了轻愁的影。灯傍晚,月半明,我试将遗恨,写入旧章,却再也记不起,阑珊处,是谁的决然触疼了我眉间的和顺,让我孤苦一人,以守侯之姿望穿了秦汉明月,嶙峋了魏晋风云,踏碎了唐时月色,抚过了宋朝花影,将那一抹思念凋谢了柔肠寸骨。

天涯远,人心遥,今日月下掩瘦影,来年荒冢伴孤魄,我们隔岸,彼此对峙。本想托一湾江南之水寄我心,却让冷月幽潭独葬我魂。罢,罢,罢,到如今,万水千山已过,浓愁薄恨已逝,今夜就以月光的浅韵深律为弦,寄了我的一语千年……这一曲离歌终为别曲,就让我再次为你隔世而唱,细说从头。

当时光洗尽了铅华,时间淡薄了往事,一切的一切深种,俱随了烟尘,不起波澜。只离歌无情,唯断人肠。

在记忆里,是谁的一声轻叹,斑斓了我久藏的春梦,惆怅了我这一世的想念?当我从沉睡中醒来时,江南又是烟雨四月时节,于是,这一季的明媚再一次在我的掌心中绽开。翠扇挥处,临波照影,绿水中的影象久已陌生,是因为悠长的岁月寂寞了默默等待的红妆,还是云袖暗盈的春色冷落了牵肠挂肚的相思?或许是时光流逝地太快,快到那些久远的情节已不再清晰如初,但我仍记得,你是我眉目间攒落而成的思念,让我为了你在那如歌的红尘里遥遥的等。

那些夜晚,我夜夜拾阶而上,站在水之湄为你倚一江春水,唱一曲离歌,把你的身影留在了月影之中。卷帘西风里,渐渐凋零的容颜在等待中憔悴成一首瘦瘦的词,这惆怅着的等待,不知道蹉跎了几多年华,荒芜了几多岁月。

月如舟,怎能载动沉郁的愁?奉告我,你我之间的歌谣,是否会在离别之后还会余下声声不息的吟唱,轻吟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哀愁?那一场青梅雨,那一阵竹马风,还在依稀闪现,只是猝不及防的心事在风卷云涌的顷刻,明灭不见。

从此之后,我站在天涯的尽头将你守望,锦书凭谁寄,相思笔难诉,满怀锦瑟的心事,欲语还休。低眉敛首处,我站在红尘的罅隙里,轻叹山远水长的凉薄。还记得,你曾与我执手画丹青,挽了江南的风,掬了秦淮的水,画姑苏城池,微雨飞燕,杨柳堤岸,渔火盏盏。只可惜,再多的浓情也幽怨成了水月之中的虚渺。还记得,你曾与我共读诗书,拈花成诗,瘦了轻绿,落雨为词,肥了薄红。而今字未凉,人已远,轻灵词句纷繁坠落,绕过天涯的远,碎成断肠穿心的疼痛。

还记得,你曾与我同奏弦歌,抚琴弄筝,将指下的凝香酿成一杯陈酒,不堪沉醉。现今,岁月的弦,悄掩于季节深处,经不得触碰,早已哑然无声。曾经的霓裳舞翩翩,琴筝韵依依,已化作一曲岁月的离歌,别赋情深,我已是苍凉幽咽,泪结盈袖,只予一曲轻歌漫舞。

心中的感念无从凭说,只是这般,任年华把一切的一切深种,随了烟尘。“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长。鱼沉雁渺天涯路,始信人间别离苦”。我眉宇间的那朵相思,在零落里盛开千年。我心藏一缕暗香,爱恨不得,枉自回想,但见碎了一地月光,从此,倦看零落香径。

夜色里弥漫着如水般的柔情,浅浅淡淡的忧伤。恋恋不忘,梦在飞,心已碎;红颜依旧弹指老,一个情字愁成殇!顾影自怜,心中波澜万分,昔别犹历目,爱意缠绵幽幽处,肝肠寸断袅袅时,何处结同心?眼迷离,依稀影,红颜相思苦恋情。灯月交辉倒映,水中月镜中花,蓦然间无奈,却不知心失落在何处?

相思难诉黯凝噎,凄楚尽付短长笺。满纸缅怀啼如血,百般情愁闺自怜。一纸心事,两样愁情。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