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很 手机版

主页 > 文章 > 生活随笔 > 正文

这个男儿不喝酒

更多相关:百度搜索

这个男儿不贪杯中之物却会“呑云吐雾”。有道是“烟酒不沾非男子”,庆哉幸甚他的男子汉气质尚未丢失殆尽。

不会渴酒的这个男儿,难攀酒肉朋友,知己者乃“君子之交淡如水”居多,然偶尔喜逢相聚亦不免以酒助兴营造友谊祥和氛围,。有人给他取杯,他慌忙用手盖住杯口,哂然回绝:万分抱歉,;有人强行夺之满上,他面带歉意转移于他人;有人再度举起酒杯半真半假奚落道,若不喝便是瞧不起咱们,这时他才无奈就范,当然不具“舍命陪君子”的英豪气概,只是象征性地“吻”杯,实在无法“蒙混过关”时,他趁其不备出其不意倒入桌下“流”之大吉。

有好事者寻根探寻这个男儿为何不喝酒或觉不可思议。诚然,他也算是埸面上人物,也有七情六欲娶了婆娘有了孩子,也会喜也会怒也会哀也会乐与世抗争而“有泪不轻弹”,也曾一度有一定程度的大男子主义表规:恁是婆娘诅谏仍逝世不悔改并伴以“惟有进‘棺材’才戒!”的严厉回敬持续抽他的烟,同时却又愿当几回模范丈夫,经常演奏“锅碗瓢盆”交响乐,而且还酷爱舞文弄墨偶有劣作登缪斯雅堂以及有了电脑的年代在网上常发表文章……

可谓男儿的事几乎都沾边,但就是不喝苏轼誉为“智慧汤”的酒。有人究其原因,他心情欠佳时,肃然荅:喝白干“八两不倒,一斤正好”的乃有福之人,我没这福份!他开心时刻,滑稽道:我体弱经不住“酒精”考验,望酒生畏品酒色变矣!有人换个角度发问:你工作使然要与头面人物交际难免应付于杯斛筹措之中,不喝咋行?这时他脸露羞色呑呑吐吐却直言不讳道出真情:或重演故伎――悄然桌下“流”之大吉,或干脆声明不喜宋朝文人陶谷称作“祸泉”的酒,以茶代之作陪。

你不渴酒写文章能思路泉涌么?李白不就是“斗酒”才“诗百篇”的吗?有喝点墨水的仁者智士如是问之。他认为问的人有点不知趣了,立刻收敛起笑貌不予置理,却暗自窃笑:不喝酒为什么写不出文章泥?难道真会灵验出现于电视广告那句用语“喝孔府宴酒,做天下文章”?他滴酒不沾,自然不能做天下文章,但不阴碍做点小文章,虽非“天下文章”,也还是“自家文章”,至于能豪饮的诸君能否一定做天下文章那可就不敢妄断了,尚待考证。

这亇男儿认为喝酒与不喝酒,实在无伤大雅,甭大惊小怪。其实他也曾尝试过喝酒,打算加入轰轰烈烈不足理由令人爱慕的“喝酒大军”,以便促进办事效率。然每每紧蹙双眉喝一口后,嘴里除了一片苦涩外幸辣外,品不出任何诱人的味儿。

于是只好作罢,,并非后怕落入“酒肉兄弟千个有,落难之中无一人。”的难堪局面,只是犹如萝卜青莱各有所爱一样,厌之喝酒而已。但他家中常备有些许高中档酒,是为来客所置,可每回客至,他虽总是热心招待,忙于递烟,却忘怀往杯中添斟,直到客人杯底朝天时才恍然大悟,欲拿酒瓶,而被友人抢去:我们自己来。

在世俗的眼里这个不能算“完整”男人的男儿,到底为何人耶?他的一些文友或熟识领会他的亲朋知音,看了这篇小文后,想必会善意地指着作者的鼻子微笑说:不会因你不会喝酒且到你处作客时常忘怀为我们筛酒疏远你……此时,这个不喝酒的男儿将也只能陪笑……

文/余攀/qq号:1290789594/20140503

作者琴聲悠掦的写作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